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歌赋 诗词歌赋

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_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翻译

zmhk 2024-06-07 人已围观

简介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_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翻译       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它涉及到许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将尽力为您解答相关问题。1.求文言文“鹌雀焉知鸿鹄之志?”全文和文章名字?

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_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翻译

       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它涉及到许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我将尽力为您解答相关问题。

1.求文言文“鹌雀焉知鸿鹄之志?”全文和文章名字?

2.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译文

3.陈涉有“鸿鹄之志”的译文是什么?

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_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翻译

求文言文“鹌雀焉知鸿鹄之志?”全文和文章名字?

       《陈涉世家》史记

        司马迁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恙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起,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如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候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 “敬受命。”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銍、酂、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曰:“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的译文

        ?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译文

        陈胜年轻时,曾经被雇佣给人耕田种地,有一次,耕作中他忽然停下手来,走到田垄上,烦恼忿恨了许久,对伙伴们说:“要是谁将来富贵了,彼此都不要忘掉。”伙伴们笑着应声问道:“你是被雇佣来耕田的,哪里来的富贵呢?”陈胜叹息道:”唉,燕雀怎能知道天鹅的志向呢?”

       

陈涉有“鸿鹄之志”的译文是什么?

       [原文]

       陈胜者,阳城人也,字涉。吴广者,阳夏人也,字叔。陈涉少时,尝与人佣耕,辍耕之垄上,怅恨久之,曰:“苟富贵,无相忘。”佣者笑而应曰:“若为佣耕,何富贵也?”陈涉太息曰:“嗟乎,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二世元年七月,发闾左适戍渔阳九百人,屯大泽乡。陈胜、吴广皆次当行,为屯长。会天大雨,道不通,度已失期。失期,法皆斩。陈胜、吴广乃谋曰:“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陈胜曰:“天下苦秦久矣。吾闻二世少子也,不当立,当立者乃公子扶苏。扶苏以数谏故,上使外将兵。今或闻无罪,二世杀之。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也。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或以为死,或以为亡。今诚以吾众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宜多应者。”吴广以为然。乃行卜。卜者知其指意,曰:“足下事皆成,有功。然足下卜之鬼乎!”陈胜、吴广喜,念鬼,曰:“此教我先威众耳。”乃丹书帛曰“陈胜王”,置人所罾鱼腹中。卒买鱼烹食,得鱼腹中书,固以怪之矣。又间令吴广之次所旁丛祠中,夜篝火,狐鸣呼曰“大楚兴,陈胜王”。卒皆夜惊恐。旦日,卒中往往语,皆指目陈胜。

       吴广素爱人,士卒多为用者。将尉醉,广故数言欲亡,忿恚尉,令辱之,以激怒其众。尉果笞广。尉剑挺,广起,夺而杀尉。陈胜佐之,并杀两尉。召令徒属曰:“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借第令毋斩,而戍死者固十六七。 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徒属皆曰:“敬受命。”乃诈称公子扶苏、项燕,从民欲也。袒右,称大楚。为坛而盟,祭以尉首。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攻大泽乡,收而攻蕲。蕲下,乃令符离人葛婴将兵徇蕲以东,攻铚、酇、苦、柘、谯,皆下之。行收兵。比至陈,车六七百乘,骑千余,卒数万人。攻陈,陈守令皆不在,独守丞与战谯门中。弗胜,守丞死,乃入据陈。数日,号令召三老、豪杰与皆来会计事。三老、豪杰皆曰:“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陈涉乃立为王,号为张楚。当此时,诸郡县苦秦吏者,皆刑其长吏,杀之以应陈涉。

       --------------

       译文

       陈胜是阳城人,字涉。吴广是阳夏人,字叔。陈涉年轻的时候,曾经跟别人一道被雇佣耕地,陈涉停止耕作到田边高地休息,因失望而叹恨了很久,说:"如果有一天富贵了,不要彼此忘记。"同伴们笑着回答说:"你做雇工为人家耕地,哪里谈得上富贵呢?"陈涉长叹一声说:"唉,燕雀怎么知道鸿鹄的凌云志向呢!"

       秦二世元年七月,朝廷征调贫苦平民九百人去戍守渔阳,驻在大泽乡。陈胜、吴广都被按次序编入戍边的队伍里面,担任了小头目。恰巧遇到天下大雨,道路不通,估计已经误期。误期,按照秦朝法令都要斩首。陈胜、吴广于是一起商量说:"现在逃跑也是死,起义也死,同样是死,为国事而死可以吗?"陈胜说:"全国百姓长期受秦王朝压迫,痛苦不堪。我听说秦二世是秦始皇小儿子,不应当立为皇帝,应当立为皇帝的人是公子扶苏。扶苏因为多次劝戒秦始皇的原因,皇帝派他在外面带兵。现在有人听说扶苏没有罪,二世却杀了他。百姓多数听说他贤明,却不知道他已经死了。项燕做楚国的将领的时候,多次立有战功,又爱护士兵,楚国人很爱怜他。有人认为他死了,有人认为他逃跑了。现在果真把我们的这些人冒充公子扶苏、项燕的队伍,向全国发出号召,应该有很多响应的人。"吴广认为陈胜所说的正确。于是二人去占卜。占卜的人知道他们的意图,说:"你们的事情都能成功,将建立功业。然而你们把这件事向鬼神卜问一下吧?"陈胜、吴广很高兴,又考虑卜鬼的事,说:"这是教我们首先威服众人罢了。"于是用丹砂在丝绸上写道:"陈胜王",放在别人用网捕获的鱼的肚子里面。戍卒买到那条鱼回来煮着吃,发现鱼肚子里面的帛书,本来已经对这件事感到奇怪了。陈胜又暗中派遣吴广到戍卒驻地旁边丛林里的神庙中去,在晚上用竹笼罩着火装作鬼火,像狐狸一样叫喊道:"大楚复兴,陈胜为王!"戍卒们夜里都惊慌恐惧。第二天,戍卒中到处谈论这件事,都指指点点,互相示意的看着陈胜。

       吴广向来爱护士卒,士兵们有许多愿意替他效力的人。押送戍卒的两个军官喝醉了酒,吴广故意多次说想要逃跑,惹军官恼怒,让军官责辱自己,以便激怒那些戍卒。军官果真用竹板打吴广。军官又拔出宝剑来威吓,吴广跳起来,夺过宝剑杀死军官。陈胜帮助他,一同杀死了两个军官。陈胜、吴广召集并号令众戍卒说:"你们碰到了大雨,都已经误了朝廷规定的期限,误期就会杀头。就算朝廷不杀我们,但是戍边的人十个里头肯定有六七个死去。再说好汉不死便罢,要死就要取得大名声啊!王侯将相难道是天生的贵种吗?"众戍卒都说:"听从您的命令。"于是就冒充是公子扶苏、项燕的队伍,顺从人民的心愿。军队露出右臂作为标志,号称大楚。他们筑起高台,在台上结盟宣誓,用尉的头祭告天地。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起义军首先攻下大泽乡,吸收民众参军后接着攻打蕲县。蕲县攻下之后,就派符离人葛婴率领部队去夺取蕲县以东的地方,攻打铚、酂、苦、柘、谯等地,都攻占下了。在行军时又沿途吸收群众参加起义军,等到到达陈县,起义军已有战车六七百辆,骑兵一千多,步兵几万人。攻打陈县时,郡守和县令都不在城中,只有守丞的谯门中同起义军作战。守丞战败,被杀死了,起义军就进城占领了陈县。过了几天,陈胜下令召集三老、豪杰一起来集会议事。三老、豪杰都说:"将军亲身披着坚固的铁甲,拿着锐利的武器,讨伐无道的秦王,进攻暴虐的秦朝,重新建立楚国,论功劳应当称王。"陈胜就立为王,宣称要重建楚国。在这时,各郡县受秦朝官吏压迫的人,都惩罚那些当地各郡县的长官,杀死他们来响应陈涉。

        译文如下:

       陈胜,是阳城(在今河南登封县东南)地方的人,字涉。吴广,是阳夏(今河南太康县)地方的人,字叔。陈涉在年轻时,曾经受雇帮人耕田种地,做累了就跑到田埂上休息,心里头纳闷怨忿了好一阵子,说道:“如果将来富贵了,可不能忘记这段日子呵!”帮佣的在旁笑着对他说:“你是个受雇帮人种田的人,怎么个富贵法呢?”陈涉叹息着说:“唉!燕雀这种小鸟,怎么能了解到鸿鹄的高远志向哪!”

       秦二世皇帝元年七月,征调住在里门左边的平民(秦制,富强者居里门之右,曰闾右;贫弱者居里门之左,曰闾左。凡征发徭役,先发罪吏、赘婿、贾人等,然后及于闾左之人)去屯守渔阳(今河北密云县),他们一行一共是九百人,这时正屯驻在大泽乡(今安徽宿县南)。陈胜、吴广两人,都在这次征发的行列之中,担任着屯队的队长。正好遇上天下着大雨,道路中断不通。他们估量了日程,心想这番前去必已过了规定的期限。过了期限,按照法律规定,是都该杀头的。于是陈胜、吴广商量着说:“现在,逃亡被捉到也是死;起义若失败了也是死,既然同样是死,那死于国家大事不是好些吗?”陈胜说:“天下人受秦皇暴政的苦已经很久了。我听说二世皇帝是始皇帝的小儿子(索隐以为第十八子),不该他来继位。应当继位的是公子扶苏。扶苏因为屡次上谏言的缘故,始皇帝就派他带兵在外地驻守。如今也传闻说:扶苏并没有罪,而二世皇帝把他杀害了。百姓们大多知道他很英明,却不晓得他已经死了。项燕原是楚国的将军,经常战胜立功,又对属下兵士很爱护,亡国之后,楚人还是很怀念他。有的认为他死了,有的却说他是逃走了。现在要真是用我们这些人来起义,我们诈称是公子扶苏和项燕领导,向天下作号召,起来响应的人该不会少。”吴广认为很有道理。于是就去问卜,卜卦的人看出了他们的意图,说道:“先生的事都能达成,可以建有功业。然而先生也向鬼神问过吉凶了?”陈胜、吴广听了很高兴,就想到要假托鬼神的事,说道:“他的话是教我们先设法使众人畏服罢了。”于是用帛写上“陈胜王”三个红字,暗中放进人家刚钓起来的鱼肚里。戍卒买鱼回来要煮来吃,发现了鱼肚子里的字条,就已经觉得很奇怪了。陈胜又趁人不注意时,叫吴广到营地附近树林子里的神祠去,到了晚上,在笼子里点上烛火(意在装成鬼火),模仿狐狸的声音,叫着说:“大楚兴,陈胜王。”戍卒们夜里听见看见了,都惊恐起来。第二天,戍卒群中到处谈论着这些奇异的事情,暗地里都指点着、注视着陈胜。

       吴广一向能爱护别人,戍卒们大都愿意听他使唤。趁着官府派来领队的营尉喝醉时,吴广故意几次跟他谈起要逃亡的事,想用这些话来刺激营尉,使他恼怒,惹他当众侮辱自己,来激起大家的愤怒不平。营尉果然发怒打了吴广,营尉又拔出佩剑,吴广就爬了起来,顺势夺过剑把营尉杀了,陈胜帮忙他,一起把两个营尉都杀了。随即召集属下的人宣告说:“各位被大雨躭误,不论怎么赶路,都已过了到达的期限,上面规定过期的都要杀头。就假定他们姑且不杀我们的头好了,而向来戍守死的人十成都占六七成。况且大丈夫不死就罢,要死就得建个大功名,王侯将相岂是生来就注定了的!”属下的人听了都异口同声地说:“一切听凭差遣。”于是就假冒公子扶苏和楚将项燕的名义,这是为了顺应人民的愿望。大家都露起右臂来作标志,称号叫“大楚”。建起坛来宣誓,用营尉的头祭告天地。陈胜任命自己做将军,吴广做都尉。首先进攻大泽乡,攻下后接着进攻蕲县(今安徽宿县),蕲县投降了。就派符离人葛婴率兵去攻取蕲县以东的地方,一连进攻、酂、苦、柘、谯(集解引徐广曰:苦、柘属陈,余皆在沛)几个地方,都攻下了。他们一路边打边招收兵马,等来到了陈(今河南淮阳县),车子已有六七百部,骑兵一千多,步卒好几万人。围攻陈城时,正好郡守和县令都不在,只有留守的郡丞在城门间抵抗,抵抗不住,郡丞也打死了,于是就占领了陈。过了几天,陈胜下令召集当地的长老和豪杰人士都来开会议事,与会的人都一致地说:“将军你身披战甲,手执兵器,起兵奋战来讨伐无道的政权,灭除秦帝的暴政,恢复了楚国的国土,论功应该做王。”于是陈涉就自立为王,国号叫“张楚”。

       好了,关于“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鸿鹄之志文言文原文”有更深入的了解,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