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好词好句 好词好句

凉州词张籍赏析_《凉州词》张 籍

zmhk 2024-06-02 人已围观

简介凉州词张籍赏析_《凉州词》张 籍       今天,我将与大家共同探讨凉州词张籍赏析的今日更新,希望我的介绍能为有需要的朋友提供一些参考和建议。1.凉州词三首原文_翻译及赏析2.凉州词三首·其三原文_翻译及

凉州词张籍赏析_《凉州词》张 籍

       今天,我将与大家共同探讨凉州词张籍赏析的今日更新,希望我的介绍能为有需要的朋友提供一些参考和建议。

1.凉州词三首原文_翻译及赏析

2.凉州词三首·其三原文_翻译及赏析

3.凉州词 其一 张籍第三句表现了怎样的边塞景象.

4.凉州词这首诗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5.凉州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凉州词张籍赏析_《凉州词》张 籍

凉州词三首原文_翻译及赏析

       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无数 *** 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古镇城门白碛开,胡兵往往傍沙堆。巡边使客行应早,欲问平安无使来。风林关里水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唐代·张籍《凉州词三首》 凉州词三首

        唐代 : 张籍

        边城暮雨雁飞低,芦笋初生渐欲齐。

        无数 *** 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

        古镇城门白碛开,胡兵往往傍沙堆。

        巡边使客行应早,欲问平安无使来。

边塞组诗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其一

        低飞的雁群在傍晚时分出现在边城,芦苇正在努力地成长。

        一群骆驼满载着货物伴着叮的驼 *** 缓缓前进。西去的驼队应当还是驮运丝绸经由这条大道远去安西。

        其二

        古镇的城门向着沙漠开敞,胡人的士兵经常依靠著小山丘。

        巡逻边城的来使出行应该趁早,想要平安无事没有使者来到。

       

        其三

        流经凤林关的河水向东流去,白草、黄榆树已经生长了六十年。

        边城的将士都承受主上的恩惠赏赐,却没有人知道去夺回凉州。

选析

        《凉州词》是乐府诗的名称,本为凉州一带的歌曲,唐代诗人多用此调作诗,描写西北边塞的风光和战事。安史之乱以后,吐蕃族趁虚大兴甲兵,东下牧马,占据了唐西北凉州(今甘肃永昌以东、天祝以西一带)等几十个州镇,从八世纪后期到九世纪中叶长达半个多世纪。诗人目睹这一现实,感慨万千,写了《凉州词三首》,从边城的荒凉、边塞的侵扰、边将的腐败三个方面,再现了边城惨澹的情景,表达了诗人对边事的深切忧患。

        其一:

        第一首诗描写边城的荒凉萧瑟。前两句写俯仰所见的景象。“边城暮雨雁飞低”,仰望边城上空,阴雨笼罩,一群大雁低低飞过。诗人为何不写边城晴朗的天空,却选择阴沉昏暗的雨景,因为此时诗人无心观赏边塞的风光,只是借景托情,以哀景暗示边城人民在胡兵侵扰下不得安宁的生活。为增强哀景的气氛,作者又将这暮雨雁飞的景置于特定的时节里。边城的阴沉悲凉,若是霜秋寒冬,那是自然物候;而这时既不是霜秋,也不是寒冬,却是万物争荣的春天。“芦笋初生渐欲齐”,俯视边城原野,芦苇吐芽,如笋破土,竞相生长。这句已点明寒气消尽,在风和日暖的仲春时节,边城仍然暮雨连绵,凄凉冷清,很容易启人联想那年年岁岁的四季悲凉了。这两句写景极富特色。俯仰所见,在广阔的空间位置中展现了边城的阴沉;暮雨、芦笋,上下映照,鲜明地衬托出美好时节里的悲凉景色,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后两句叙事。在这哀景之下,边城的悲事一定很多,而绝句又不可能作多层面的铺叙,诗人便抓住发生在“丝绸之路”上最典型的事件:“无数 *** 遥过碛,应驮白练到安西。”这句中的“碛(qì)”,是沙漠;“安西”,唐西北重镇,此时已被吐蕃占据。眺望边城原野,罕见人迹,只听见一串串的驼 *** 消失在遥远的沙漠中,这“遥过”的 *** 勾起了作者的遥思:往日繁荣的“丝绸之路”,在这温暖的春天里,运载丝绸的商队应当是络绎不绝,路过西安,通向西域;然而如今安西被占,丝绸之路受阻,无数的白练丝绸不再运往西域交易,“应驮”非正驮,用来意味深长。诗人多么盼望收复边镇,恢复往日的繁荣啊!“应驮”这点晴之笔,正有力地表达了诗人这种强烈的愿望,从而点明了此诗的主题。

        这首绝句,写景叙事,远近交错,虚实相生,给读者的联想是丰富的。一、二两句实写目见的近景,以荒凉萧瑟的气氛有力地暗示出边城的搔乱不安、紧张恐怖,这是寓虚于实;三、四两句虚写耳闻的远景,从 *** 的“遥过”,写到应驮安西的“遥思”,以虚出实,在丝绸之路上,掠夺代替了贸易,萧条取代了繁荣,这虽是出于诗人的遥想,但已深深地渗透到读者想像的艺术空间。

        其三:

        白居易在《西凉伎》中写道:“凉州陷来四十年,河陇侵将七千里。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缘边空屯十万卒,饱食温衣闲过日。遗民肠断在凉州,将卒相看无意收。”元稹的《西凉伎》也说:“一朝燕贼乱中国,河湟忽尽空遗丘。连城边将但高会,每说此曲能不羞?”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凉州沦陷未收的原因,是守边将领的腐败无能。张籍的第三首诗正是表达这个思想主题,而诗的风格迥然有别。“凤林关里水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这两句写景,点明边城被吐蕃占领的时间之久,以及景象的荒凉萧瑟。“凤林关”,在今甘肃临夏市西北。安史之乱前,唐朝同吐蕃的交界处在凤林关以西,随着边城四镇的失守,凤林关亦已沦陷。在吐蕃异族野蛮掠夺、横暴奴役下,凤林关内,土地荒芜,无人耕种,岁岁年年只见寒水东流,白草丛生,黄榆遍地,一片萧条。这里,诗人既用“白草黄榆”从空间广度来写凤林关的荒凉,又用具体数字“六十秋”从时间深度来突出凤林关灾难的深重。“六十秋”这不是夸张而是写实,从公元762年(唐代宗初年)四镇失陷,到诗人公元824年写这首诗时,已是六十年还未收复。国土失陷如此之久,边民灾难如此之深,为什么没有收复?原因在哪里?由此诗人发出了深沉的感慨、愤激的谴责。

        “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前句写边将责任的重大。“皆承主恩泽”,说明了边将肩负著朝廷的重命、享受着国家的厚禄、担负着人民的重望,守卫边境、收复失地是他们的天职。然而六十年来失地仍在吐蕃的铁蹄下,这不是国政内虚、边力不足。后一句直指原因:守边的将领无人提起收复凉州。边将享受着国家优厚的待遇,却不去尽职守边、收复失地,可见其饱食终日、腐败无能。这两句一扬一抑,对比鲜明,有力地谴责了边将忘恩负义,长期失职,实在令人可憎可恨,可悲可叹。

创作背景 安史之乱以后,吐蕃族趁虚大兴甲兵,东下牧马,占据了唐西北凉州(今甘肃永昌以东、天祝以西一带)等几十个州镇,从八世纪后期到九世纪中叶长达半个多世纪。诗人目睹这一现实,感慨万千,写了《凉州词三首》。张籍(约767~约830),唐代诗人。字文昌,汉族,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人,郡望苏州吴(今江苏苏州)1 。先世移居和州,遂为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世称“张水部”、“张司业”。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著名诗篇有《塞下曲》《征妇怨》《采莲曲》《江南曲》。1 《张籍籍贯考辨》认为,韩愈所说的“吴郡张籍”乃谓其郡望,并引《新唐书·张籍传》、《唐诗纪事》、《舆地纪胜》等史传材料,驳苏州之说而定张籍为乌江人。

        张籍

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镟。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唐代·卢纶《和张仆射塞下曲·其四》

        和张仆射塞下曲·其四

野幕敞琼筵,羌戎贺劳镟。

        醉和金甲舞,雷鼓动山川。 唐诗三百首 , 边塞 , 宴饮 , 赞颂将士九月天山风似刀,城南猎马缩寒毛。将军纵博场场胜,赌得单于貂鼠袍。——唐代·岑参《赵将军歌》

        赵将军歌

九月天山风似刀,城南猎马缩寒毛。

        将军纵博场场胜,赌得单于貂鼠袍。 边塞 , 写人将军调角断清秋,征人倚戍楼。春风对青冢,白日落梁州。 大汉无兵阻,穷边有客游。蕃情似此水,长愿向南流。——唐代·张乔《书边事》

        书边事

调角断清秋,征人倚戍楼。春风对青冢,白日落梁州。

        大汉无兵阻,穷边有客游。蕃情似此水,长愿向南流。 唐诗三百首 , 边塞生活

凉州词三首·其三原文_翻译及赏析

       描写边城的荒凉萧瑟。

       前两句写俯仰所见的景象。“边城暮雨雁飞低”,仰望边城上空,阴雨笼罩,一群大雁低低飞过。诗人为何不写边城晴朗的天空,却选择阴沉昏暗的雨景,因为此时诗人无心观赏边塞的风光,只是借景托情,以哀景暗示边城人民在胡兵侵扰下不得安宁的生活。为增强哀景的气氛,作者又将这暮雨雁飞的景置于特定的时节里。边城的阴沉悲凉,若是霜秋寒冬,那是自然物候;而这时既不是霜秋,也不是寒冬,却是万物争荣的春天。“芦笋初生渐欲齐”,俯视边城原野,芦苇吐芽,如笋破土,竞相生长。这句已点明寒气消尽,在风和日暖的仲春时节,边城仍然暮雨连绵,凄凉冷清,很容易启人联想那年年岁岁的四季悲凉了。这两句写景极富特色。俯仰所见,在广阔的空间位置中展现了边城的阴沉;暮雨、芦笋,上下映照,鲜明地衬托出美好时节里的悲凉景色,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凉州词 其一 张籍第三句表现了怎样的边塞景象.

       凤林关里水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唐代·张籍《凉州词三首·其三》 凉州词三首·其三 凤林关里水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

        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 写景 , 谴责边将 译文及注释

        译文

        流经凤林关的河水向东流去,白草、黄榆树已经生长了六十年。

        边城的将士都承受主上的恩惠赏赐,却没有人知道去夺回凉州。

创作背景 赏析

        白居易在《西凉伎》中写道:“凉州陷来四十年,河陇侵将七千里。平时安西万里疆,今日边防在凤翔。缘边空屯十万卒,饱食温衣闲过日。遗民肠断在凉州,将卒相看无意收。”元稹的《西凉伎》也说:“一朝燕贼乱中国,河湟忽尽空遗丘。连城边将但高会,每说此曲能不羞?”一针见血地指出了凉州沦陷未收的原因,是守边将领的腐败无能。张籍的第三首诗正是表达这个思想主题,而诗的风格迥然有别。“凤林关里水东流,白草黄榆六十秋。”这两句写景,点明边城被吐蕃占领的时间之久,以及景象的荒凉萧瑟。“凤林关”,在今甘肃临夏市西北。安史之乱前,唐朝同吐蕃的交界处在凤林关以西,随着边城四镇的失守,凤林关亦已沦陷。在吐蕃异族野蛮掠夺、横暴奴役下,凤林关内,土地荒芜,无人耕种,岁岁年年只见寒水东流,白草丛生,黄榆遍地,一片萧条。这里,诗人既用“白草黄榆”从空间广度来写凤林关的荒凉,又用具体数字“六十秋”从时间深度来突出凤林关灾难的深重。“六十秋”这不是夸张而是写实,从公元762年(唐代宗初年)四镇失陷,到诗人公元824年写这首诗时,已是六十年还未收复。国土失陷如此之久,边民灾难如此之深,为什么没有收复?原因在哪里?由此诗人发出了深沉的感慨、愤激的谴责。

        “边将皆承主恩泽,无人解道取凉州。”前句写边将责任的重大。“皆承主恩泽”,说明了边将肩负著朝廷的重命、享受着国家的厚禄、担负着人民的重望,守卫边境、收复失地是他们的天职。然而六十年来失地仍在吐蕃的铁蹄下,这不是国政内虚、边力不足。后一句直指原因:守边的将领无人提起收复凉州。边将享受着国家优厚的待遇,却不去尽职守边、收复失地,可见其饱食终日、腐败无能。这两句一扬一抑,对比鲜明,有力地谴责了边将忘恩负义,长期失职,实在令人可憎可恨,可悲可叹。

张籍(约767~约830),唐代诗人。字文昌,汉族,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人,郡望苏州吴(今江苏苏州)1 。先世移居和州,遂为和州乌江(今安徽和县乌江镇)人。世称“张水部”、“张司业”。张籍的乐府诗与王建齐名,并称“张王乐府”。著名诗篇有《塞下曲》《征妇怨》《采莲曲》《江南曲》。1 《张籍籍贯考辨》认为,韩愈所说的“吴郡张籍”乃谓其郡望,并引《新唐书·张籍传》、《唐诗纪事》、《舆地纪胜》等史传材料,驳苏州之说而定张籍为乌江人。

        张籍

小芙蓉,香旖旎,碧玉堂深清似水。闭宝匣,掩金铺, 倚屏拖袖愁如醉。迟迟好景烟花媚,曲渚鸳鸯眠锦翅。凝然愁望静相思, 一双笑靥嚬香蕊。——唐代·魏承班《木兰花·小芙蓉》

        木兰花·小芙蓉

       

小芙蓉,香旖旎,碧玉堂深清似水。闭宝匣,掩金铺,

        倚屏拖袖愁如醉。

        迟迟好景烟花媚,曲渚鸳鸯眠锦翅。凝然愁望静相思,

        一双笑靥嚬香蕊。 写景 , 美人相思池上红衣伴倚阑,栖鸦常带夕阳还。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乡梦窄,水天宽。小窗愁黛淡秋山。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宋代·吴文英《鹧鸪天·化度寺作》

        鹧鸪天·化度寺作

池上红衣伴倚阑,栖鸦常带夕阳还。殷云度雨疏桐落,明月生凉宝扇闲。

        乡梦窄,水天宽。小窗愁黛淡秋山。吴鸿好为传归信,杨柳阊门屋数间。 秋天 , 写景 , 抒情思归池上春归何处?满目落花飞絮。孤馆悄无人,梦断月堤归路。无绪,无绪。帘外五更风雨。——宋代·秦观《如梦令·池上春归何处》

        如梦令·池上春归何处

池上春归何处?满目落花飞絮。孤馆悄无人,梦断月堤归路。无绪,无绪。帘外五更风雨。 写景 , 伤春 , 抒情孤寂

凉州词这首诗表达了诗人怎样的思想感情

       第三句“无数铃声遥过碛”,写的是在沙漠上级缓行进的一队驮运货物的骆驼,但句中却并没有出现骆驼和押运人员的形象,只有从沙漠上遥遥传来的络绎不绝的驼铃声。这是以声传影,因声见形的妙用。这里只需写铃声之传来,自会凭联想艳声音转化为形象,自会在脑际浮现一支连延不断的驼队渐行渐远的图景。帛道猷诗“茅茨隐不见,鸡鸣知有人”(《陵峰采药触兴为诗》),道潜诗“数声柔橹苍茫外,何处江村入夜归”(《秋江》),白居易诗“夜深知雪重,时闻折竹声”(《夜雪》),都与这句诗的机杼相同。

凉州词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凉州词(王之涣)

       诗词概述 该诗又名《出塞》,描写了边塞凉州雄伟壮阔又荒凉寂寞的景象.

       凉州词(王翰)

       思想感情: 作者的悲凉之意,也流露出了对将士的命运的同情之心,表达了作者悲凉感伤,厌恶征战.

       凉州词(张籍)

       思想感情: 诗中以生活的美好与战争的残酷做对比,抒发了人生感叹,尽管这首诗的格调是悲壮苍凉的,但不悲观绝望;诗人对生活充满热爱,对死亡并不畏缩,“醉卧沙场”一语尤其显示出豪迈的气概.

       1凉州词(王之涣)

       诗词概述 该诗又名《出塞》,描写了边塞凉州雄伟壮阔又荒凉寂寞的景象.

       2凉州词(王翰)

       思想感情: 作者的悲凉之意,也流露出了对将士的命运的同情之心,表达了作者悲凉感伤,厌恶征战.

       3凉州词(张籍)

       思想感情: 诗中以生活的美好与战争的残酷做对比,抒发了人生感叹,尽管这首诗的格调是悲壮苍凉的,但不悲观绝望;诗人对生活充满热爱,对死亡并不畏缩,“醉卧沙场”一语尤其显示出豪迈的气概.

       好了,今天关于“凉州词张籍赏析”的话题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通过我的讲解对“凉州词张籍赏析”有更全面、深入的了解,并且能够在今后的生活中更好地运用所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