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鉴赏 诗词鉴赏

半生为妾_半生为妾小说免费阅读

zmhk 2024-06-02 人已围观

简介半生为妾_半生为妾小说免费阅读       接下来,我将会为大家提供一些有关半生为妾的知识和见解,希望我的回答能够让大家对此有更深入的了解。下面,我们开始探讨一下半生为妾的话题。1.《聊斋志异之绩女》原文及译文2.知否原著沈家是怎样毁了小邹氏的一生?3.浮

半生为妾_半生为妾小说免费阅读

       接下来,我将会为大家提供一些有关半生为妾的知识和见解,希望我的回答能够让大家对此有更深入的了解。下面,我们开始探讨一下半生为妾的话题。

1.《聊斋志异之绩女》原文及译文

2.知否原著沈家是怎样毁了小邹氏的一生?

3.浮生六记经典语录 沈复

半生为妾_半生为妾小说免费阅读

《聊斋志异之绩女》原文及译文

       《聊斋志异之绩女》原文及译文

        引导语:《聊斋志异》,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是中国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短篇小说集。下面是我为你带来的《聊斋志异之绩女》原文及译文,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原文:

        绍兴有寡媪夜绩,忽一少女推扉入,笑曰:?老姥无乃劳乎视之年十八九,仪容秀美,袍服炫丽。媪惊问:?何来女曰:?怜媪独居,故来相伴。?媪疑为侯门亡人,苦相诘,女曰:?媪勿惧,妾之孤亦犹媪也。我爱媪洁,故相就,两免岑寂,固不佳耶媪又疑为狐,默然犹豫。女竟升床代绩。曰:?媪无忧,此等生活,妾优为之,定不以口腹相累。?媪见其温婉可爱,遂安之。

        夜深,谓媪曰:?携来衾枕,尚在门外,出溲时烦代捉入。?媪出,果得衣一裹。女解陈榻上,不知是何等锦绣,香滑无比,媪亦设布被,与女同榻。罗衿甫解,异香满室。既寝,媪私念遇此佳人,可惜身非男子。女子枕边笑曰:?姥七旬犹妄想耶媪曰:?无之。?女曰:?既不妄想,奈何欲作男子媪愈知为狐,大惧。女又笑曰:?愿作男子,何心而又惧我耶媪益恐,股战摇床。女曰:?嗟乎!胆如此大,还欲作男子!实相告:我真仙人,然非祸汝者。但须谨言,衣食自足。?媪早起拜于床下,女出臂挽之,臂腻如脂,热香喷溢;肌一着人,觉皮肤松快。媪心动,复涉遐想。女哂曰:?婆子战栗才止,心又何处去矣!使作丈夫,当为情死。?媪曰:?使是丈夫,今夜那得不死!?由是两心浃洽,日同操作。视所绩匀细生光,织为布晶莹如锦,价较常三倍。媪出则扃其户,有访媪者,辄于他室应之。居半载,无知者。

        后媪渐泄于所亲,里中姊妹行皆托媪以求见。女让曰:?汝言不慎,我将不能久居矣。?媪悔失言,深自责;而求见者日益众,至有以势迫媪者。媪涕泣自陈。女曰:?若诸女伴,见亦无妨;恐有轻薄儿,将见狎侮。?媪复哀恳,始许之。越日老媪少女,香烟相属于道。女厌其烦,无贵贱,悉不交语,惟默然端坐,以听朝参而已。乡中少年闻其美,神魂倾动,媪悉绝之。

        有费生者,邑之名士,倾其产以重金啖媪,媪诺为之请。女已知之,责曰:?汝卖我耶媪伏地自投。女曰:?汝贪其赂,我感其痴,可以一见。然而缘分尽矣。?媪又伏叩。女约以明日。生闻之,喜,具香烛而往,入门长揖。女帘内与语,问:?君破产相见,将何以教妾也生曰:?实不敢他有所干,只以王嫱、西子,徒得传闻,如不以冥顽见弃,俾得一阔眼界,不愿已足。若休咎自有定数,非所乐闻。?忽见布幕之中,容光射露,翠黛朱樱,无不毕现,似无帘幌之隔者。生意炫神驰,不觉倾拜。拜已而起,则厚幕沉沉,闻声不见矣。悒怅间,窃恨未睹下体;俄见帘下绣履双翘,瘦不盈指。生又拜。帘中语曰:?君归休!妾体惰矣!?媪延生别室,烹茶为供。生题《南乡子》一调于壁云:?隐约画帘前,三寸凌波玉笋尖;点地分明莲瓣落,纤纤,再着重台更可怜。花衬凤头弯,入握应知软似绵;但愿化为蝴蝶去,裙边,一嗅余香死亦甜。?题毕而去。

        女览题不悦,谓媪曰:?我言缘分已尽,今不妄矣。?媪伏地请罪。女曰:?罪不尽在汝。我偶堕情障,以色身示人,遂被*词污亵,此皆自取,于汝何尤。若不速迁,恐陷身情窟,转劫难出矣。?遂襆被出。媪追挽之,转瞬已失。

        译文:

        绍兴有个老寡妇,夜里正在纺线,一位少女忽然推门进来,笑着说:?老奶奶不累呀老妇一看,少女有十八九岁,长得很俊,一身光彩华丽的长衣。老妇吃惊地问:?你从哪儿来?来干啥少女说:?觉得老奶奶一个人住着孤独,所以来跟你作伴。?老妇怀疑她是从官宦人家私跑出来的**,便一再追问。少女说:?奶奶别怕,我也像您一样孤身一人。喜欢您的贞洁,才来投奔您。省得咱俩都闷得慌,难道不好吗老妇又怀疑她是狐仙,犹豫着不答应。少女竟然上了床替她纺起线来,说:?奶奶别愁,这种活路我最熟悉了,一定不白吃您的饭。?老妇觉得她温柔俊美可爱,也就安心了。?

        夜深了,少女对老妇说:?我带来的被褥枕头还在门外头,您出去小便的时候请替我提进来。?老妇出了门,果然拿回一个大包袱。少女解开,铺到床上,也不知什么绸缎,只觉得又香又滑溜。老妇也铺开自己的布被子,与少女同睡。少女还未脱完衣服,屋里就充满了浓烈的香味儿。睡下后,老妇暗想:遇见这样的美人,可惜我不是男人。少女在枕头边笑了,说:?奶奶七十多了,还想入非非呀老妇说:?没有的事!?少女说:?既然没有,为什么想做男人老妇更觉得她是狐仙了,很害怕。少女又笑了,说:?既然想当男人,为什么心里又怕我呀老妇吓得全身哆嗦,连床都晃动了。少女说:?唉,这么大个胆,还想当男人!实话告诉您吧:我真是仙人,可对您并无害。但有一件:只要您说话谨慎,就不愁吃穿。

        老婆子早晨起来,拜倒在床下。少女伸臂拉她,那胳膊像油脂一样滑腻,散发着湿热的香气。触到她的肌肉,觉得全身都轻快,老妇又胡思乱想。少女笑话她说:?老婆子,刚不哆嗦了,心又哪儿去了?假如叫你当男人,非为情爱搭上命不可。?老妇说;?假设我真是男人,今夜哪能不死从此两人感情融洽,天天一块儿干活。看看那少女纺的麻线,又匀又细又光泽;织出的布,像锦锻那么鲜艳,价钱比平常高出两倍。老妇出门时就把门反锁上。有来找老妇的,老妇就在别的屋子里应酬,所以少女住了半年也没人知道。?

        后来老妇渐渐地把这事对关系好的`人泄露了。邻居中的姊妹们都托她求见少女。少女责备她说:?你说话不谨慎,我在这里住不长了。?老妇为自己的失言懊悔,深深自责。可是求见的一天比一天多,甚至有以势强迫的。老妇哭着对少女自我辩白。少女说:?若是些女伴,见见也没什么。就怕有轻薄男人,会对我无礼。?老妇一再恳求,少女才答应了。过了几天,什么老太太、大姑娘小媳妇,烧着香在大道上排成了队。少女讨厌人多又乱,不论什么身份的,一概不答腔,只静坐着,任人朝拜而已。同乡中的少年听说她的美貌,心都被牵动了。老妇一律拒绝。

        有个姓费的少年,是本地有名的文士,倾尽全部财产买通了老妇,老妇答应为他引见。少女早知道了,责备老妇说:?你想卖我呀老妇伏在地上承认错误。少女说:?你贪他的贿赂,我被他的痴情感动,可以见见,可就是我们再也没有缘分了。?老妇又叩头。少女定下明天见面。费生知道后,很高兴,带着香烛去了,进门后深深作揖。少女在帘内与他说话,问:?你宁肯倾尽家产也要见我,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呢费生说:?实在不敢有别的要求,只因为古代美人王嫱、西施仅仅听说但没见过。您若不嫌弃我愚笨凡俗,让我开开眼界,在下就满足了。若说我命中注定不可能,这不是我希望听到的。?说完,隔着布帘忽然看见少女容颜闪现,墨绿色的眉毛,红嘴唇都显露出来,好像并没有帘子挡着。费生神志荡漾痴迷,不觉倒身下拜。拜完站起来,布帘忽然变得又厚又重,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又暗恨刚才没见着下半身,这念头刚出现,马上又看见帘下一双穿绣花鞋的小脚,瘦得还不满一把。费生又拜。帘内说话了:?算啦,您回去吧,我累了。?老妇把费生请到另一房间,上茶款待。费生在墙上题了一首《南乡子》词:

        ?隐约画帘前,三寸凌波玉笋尖;点地分明莲瓣落,纤纤,再着重台更可怜。花衬凤头弯,入握应知软似绵;但愿化为蝴蝶去,裙边,一嗅余香死亦甜。

        题完才走了。少女见了词,不高兴地对老妇说:?我说缘分到头了,这证明我的话不错吧老妇又跪下请罪。少女说:?罪不都在你。我偶然掉进情网,把我的美丽显示于人,于是被脏言脏语玷污,这全怪我,跟你没什么关系。倘若不早些搬走,怕在情网中越陷越深,在灾难中脱不了身了。?于是收起行李出门而去。老妇追上去挽留,眨眼间少女已经不见了。? ;

知否原著沈家是怎样毁了小邹氏的一生?

       为什么刘邦不喜欢吕雉,却还立她为皇后?这个问题问得有失水准。吕后是汉高祖刘邦的原配正室,早在刘邦还未发迹之时,吕后便嫁给了刘邦。虽然在吕后嫁进门之前刘邦已经在外面和其他女人(史称“外妇”曹氏)生下了庶长子、齐悼惠王刘肥,但是因为一些主观和客观原因,刘邦并没有把曹氏娶进门,甚至都没有将曹氏纳为侧室。因此,吕后是货真价实的原配正室!

       很多人认为,古人是一夫多妻,实则不然。中国古代长期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男子可以与许多女子发生关系、生孩子,也可以将这些女人都接进门。但是,正室、也就是妻只能有一位!其他女人只能作为侧室、也就是妾存在!古人对于妻的地位是有法律保障的:

       唐朝规定“诸以妻为妾,以婢为妻者,徒三年。以妾及客女为妻,以婢为妾者,徒一年半。各还正之。 ”宋朝规定“诸以妻为妾,以婢为妻者,徒二年。以妾及客女为妻,以婢为妾者,徒一年半,各还正之。”明、清规定“凡以妻为妾者,杖一百。妻在,以妾为妻者,杖九十,并改正。若有妻更娶妻者,亦杖九十,离异。其民年四十以上无子者,方听娶妾。违者,笞四十。”

       也就是说,除非妻亡故、或者犯了所谓“七出”被休,在南宋以前还有“和离”之说,大致相当于现在的“离婚”,男子是不能随意将妻妾倒置的。即便是出现正室亡故、被休或者和离,侧室扶正也是受到严格限制的。秦汉时期虽然没有后来法律规定得那么细致,但对于妻的地位也是有相关法律保障的。

       因此,刘邦在成为汉中王、乃至皇帝之前,只要吕后没有重大过失,是不能随意休妻的。而这期间,吕后帮着刘邦赡养父亲和继母、抚养儿女,不仅没有过失,反而是有功的,尤其是在楚营为质期间。事实上,这一点刘邦也是认可的。虽然刘邦发迹之后身边美女如云,侧室也纳了不少。但是,在称帝之时,依然册立了吕雉为皇后。

       刘邦立吕雉为后,说到底就是基于以上两点原因。一是名分早定,吕后本来就是正室!二是,彼时刘邦根本没有理由否定吕后,更加没有休妻的理由!有妻在,皇后之位自然没有妾的份。除此之外,刘邦称帝时已经不是当初的刘老四、刘亭长,而是大汉王朝的皇帝,他必须给后世之君留下一个“范例”,立侧室为后,后患无穷!刘邦再好色,也不可能拿自己辛辛苦苦打下的江山开玩笑。

       但吕后毕竟年龄大了,怎敌得过岁月这把杀猪刀?和刘邦后宫那些年轻女子相比,自然不受刘邦待见,而这也为后来戚夫人吹整头风提供了先决条件。但是,个人认为,刘邦之所以后来想废长立幼、废嫡立庶,也并不完全是因为好色。可能更多的还是觉得时任皇太子、汉惠帝刘盈性格过于温和、甚至有些懦弱,而赵隐王刘如意性格方面和自己更接近,刘邦觉得这个儿子更适合做皇帝。

       以刘邦向来视女人如衣服的作风,为了一个女人动起易储的念头,恐怕说不过去。不过,刘邦虽然好色,却是非常理性的。在经历了群臣反对、张良甚至搬出了商山四皓充当刘盈之师之后,刘邦发现吕后与时任皇太子刘盈的羽翼已经丰满、完全可以控制局面,于是便放弃了易储的念头。如果刘邦真的是用下半身思考的主儿,他断然不会如此,不是吗?

       除此之外,刘邦之所以立吕雉为后,而且后来放弃废后易储的念头,可能还有一个现实原因。刘邦称帝后已经准备铲除异姓诸侯王,但自己亲自出面有所不便,而且还会在史籍上留下骂名。于是,吕后便成了刘邦最好用的一杆枪,夫妻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吕后自然也会卖力帮助刘邦剪除异己。而且,吕后帮的不仅是丈夫,也是在替儿子提前除害!

       如此一来,由吕后在台前做恶人、自己在幕后操控,刘邦既把事情办了,还能不在史籍上留下恶名,何乐而不为?而这一切,戚夫人做不到!她仅仅是个“尤物”“玩物”而已,而吕后是这个家、这个国的女主人,有权势、有地位、有党羽、有能力、有气魄,只有她适合当这杆枪!

       在放弃废后易储之后,刘邦就更加不会动吕后了,即便他知道吕后强势,将来可能会弄权。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汉惠帝刘盈是吕后的亲儿子,吕后再弄权,也不会危及刘盈的地位。相反,吕后还可以帮刘盈起到稳定局面的作用。如果换了其他人,以刘盈温和、懦弱的性格,会不会出现后来的霍子孟、甚至曹孟德就很难说了!试问,汉初那些大咖,哪个是省油的灯?

       不得不佩服刘邦的眼光,终吕后一生,虽然弄权,却从来没想过要取刘而代之,即便是刘盈去世之后,吕后所立的“傀儡皇帝”依然是自己的亲孙子、刘盈庶出的儿子,而不是吕家人。至于给吕家人封王,无非是利用他们巩固自己的地位,吕后从来没想过让吕家人接班掌权。如果吕后真有此心,刘邦庶长房的那几个孙子还能活着发动“剿灭诸吕”的政变?做梦去吧!

浮生六记经典语录 沈复

       顾廷烨对于沈家纳小邹氏为妾,有这样的话:“要报答大邹氏,有的是法子,走这条歪路,既害了小邹氏,又连累了自己,还牵扯了大邹氏的孩子。”

       小邹氏,年龄比小沈氏还要小。

       小沈氏,仗着显贵的娘家,得了张氏的大好姻缘,平安顺遂了一生。

       而小邹氏一辈子是个妾室,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姐姐惨死,家族流落,她更是被打、被关、被毁容,痛苦不堪了一生。

小沈氏夺走的不仅是张氏的大好姻缘,还有小邹氏的美好人生。若大邹氏不死,死的是皇后,那么有显贵娘家的是小邹氏。

小邹氏的姐姐绝不让她嫁给别人做妾室,会千挑万选给她挑个好人家。她会跟小沈氏一样,有显贵的姐姐护着,平安顺遂一生。

       可小邹氏的姐姐大邹氏,为了沈家死了。

沈家的“贪”。

前,不顾糟糠之妻的恩情,为得到更大的富贵,娶了张氏。

       皇上为了拉拢张家,要给沈国舅赐婚。

       要知道,大邹氏是为了救沈家而死。没有大邹氏就没有沈家这泼天的富贵。而大邹氏刚去世没多长时间,沈国舅就要另娶高门贵女了。

       他若是真的对大邹氏情深,那么就抗住了,绝不再娶。可是,他没抗住,选择了跟张家联姻,为沈家争取更大的富贵。

是皇帝逼他的吗?

完全不是。这虽然是皇帝的权衡,但是若是沈国舅坚持不娶。那么,皇帝念着大邹氏的恩情,多半会成全。

是沈国舅自己选择了不顾糟糠之妻的情分,另娶高门贵女。

后,又想得个“不忘恩情”的好名声,纳了小邹氏为贵妾。

       沈家既然娶了张氏,那么就通过别的法子补偿邹家。

       可是,他们既想要富贵,又想要好的名声。于是,在娶了张氏的同时,他们又纳了大邹氏的妹妹小邹氏为妾。

妻是主子,妾是奴才。

       康姨母的庶女康兆儿连滚带爬地扑到盛明兰跟前,尖叫:“我娘说了,哪怕粗茶淡饭也别做妾了。谁也不是天生下贱,好好做人,做个正头老婆。”

       一个小门户的庶女尚且不愿意到侯府做妾,可是沈家纳了小邹氏为妾。

       若是大邹氏活着,她肯让自己的妹妹去做妾吗?

       沈家是打死都不会让小沈氏去做妾的。

       大邹氏若活着,此事绝不可能。她的妹妹,她自然是要捧着,要护着,要提点着的。就如同皇后提点小沈氏一样。

可沈家为了“富贵名声双全”,纳了大邹氏的妹妹为妾。

       小沈氏曾经逼问盛明兰,是不是觉得沈家如此作为,很不知廉耻。

       盛明兰说:“这种事情,若有了为难,得益的大体是男人,而吃亏的,多是女人罢了。”

       沈国舅得了富贵名声,得了娇妻美妾。而张氏毁了半生,小邹氏毁了一生。

沈家的“糊涂”。

“捧杀”了小邹氏。

       沈家纳了小邹氏为妾室,又觉得对不起大邹氏对沈家的恩情,于是开始捧杀小邹氏。

       张氏,高门贵女,凡军里呆过的哪个跟张家没有交情。大半个京城的高门显贵,大多都跟张家沾亲带故。

       张氏的母亲英国公夫人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就邹家那种破落门户,也敢跟咱家斗,哼,活腻味了。”

       盛明兰也曾经劝过小邹氏:“只盼张家姐姐能顺利生下孩子,否则,张家若非要交代,谁来做这出气的呢?自不会是国舅爷。”

       沈家的人完全看不明白这些事吗?

       一个当朝的国母,一个运筹帷幄的将军,他们完全看得明白,不过是贪心又糊涂,想要事事两全罢了。

于是乎,他们为了名声更好点,破例给小邹氏封了诰命,并且皇后娘娘待小邹氏非常亲厚。

       盛明兰面对沈家这样的操作,一下子就惊到了。一个小妾又封诰命,又万般恩典,这哪里是妾室,这简直是平妻。英国公家这么好说话?

       于是乎,小邹氏一个妾室掌控了大半个沈府,仗着皇后和沈国舅的恩宠,不仅不敬正室夫人张氏,还敢时不时给张氏下点绊子。

       而沈家一味偏帮小邹氏,完全不管束。时间一长,小邹氏和邹家自然胆子大到了敢对大着肚子的张氏下手。

一旦大祸来临,沈家不会护着邹家,而小邹氏就是那个给张家出气的。

       沈家会为了小邹氏跟张家抗衡,甚至是决裂吗?

       他们为了得到张家的助力,连大邹氏的救命之恩都能不顾,又怎么会为了小邹氏而得罪张家。

       张氏难产,张家把事情闹开了,英国公更是一下子就把妻妾之争,上升到了对君王的忠诚。

       于是乎,沈家果断地放弃了小邹氏和邹家。小邹氏被夺了诰命,掌嘴五十,算是毁了一半的容貌。邹家判刑的判刑,流放的流放,而大邹氏儿子的袭爵公文也被扣下了。而沈家马上跟张家和好如初,高兴地去办满月酒了。

       得益的永远是沈国舅。

       而可悲可怜的却是大邹氏、小邹氏、邹家、大邹氏的儿女,还搭上了一个无辜的张氏。

       沈国舅和张氏和好后,生了一群的孩子,他越来越喜欢张氏,越来越喜欢张氏的孩子。

       而小邹氏面对男人的无情,面对张家的强大,只能不断地去哭自己的姐姐。

小邹氏为自己的姐姐抱不平,有错吗?

没有。

因为这本就是不平。

       没有大邹氏就没有沈家的富贵。可是,不管是大邹氏的子女还是大邹氏的娘家,都没得到太好的结局。

       九泉之下,不知沈国舅可有面目,去见为了沈家豁出性命的大邹氏。

至于沈家对小邹氏,他们终究是毁了这个女孩子的一生。

       既然给不了小邹氏正室之位,就该待之以亲妹之礼,给她找一个好人家嫁了。

       可是他们为了护住自己的名声,纳了小邹氏为妾,让她这一辈子都只能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

       既然纳了小邹氏为妾,要么敢跟张家和离,护着她走到底。既然护不住她,那就不要捧杀了她。

       可偏偏护不住还捧杀了小邹氏,让小邹氏成了张家的出气筒。

张氏难产,难道仅仅是小邹氏一人之过,仅仅是邹家之过?

若大邹氏没有为沈家的富贵而死,若沈家没有为了名声而纳小邹氏为妾,若沈家没有给小邹氏敕封诰命捧杀了她。

小邹氏没胆子,也没机会,去跟张家抗衡。

       小邹氏最后被大邹氏的小女儿沈珍珠从家庙接了出来。

       那时候的她,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褶,已经苍老的不成样子了。小邹氏曾经最不喜欢的就是沈珍珠,因为沈珍珠亲近了张氏。

       可沈珍珠赡养了她,让她有安乐的晚年。沈珍珠说:“您是我娘的亲妹妹,又于我数年养育。”

       小邹氏荒唐了半生,最后竟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写小邹氏,有两个最大的感触。

其一,是沈家的自私。

       沈家娶小邹氏到底是为了报答大邹氏的恩情,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声?

       为了自己的名声。

       真要是为了报答大邹氏的恩情,不娶张氏即可。真要报答大邹氏的恩情,绝不会委屈她的亲妹妹做妾。真要报答大邹氏的恩情,该细心教导大邹氏的孩子,让她泉下能安心。

       可是沈家从头到尾都想要自己的两全,从未真心实意地为大邹氏最担心的儿女和亲人打算过。

       纳小邹氏全了沈家的名声,却毁了小邹氏的一生,还搭进去了大邹氏的孩子们。

       沈家此举,无异于恩将仇报。

其二,小邹氏的“迷茫”。

       小邹氏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大邹氏死后,无人再为她考虑过。沈家要富贵要名声,她的哥嫂要通过她跟沈家绑在一起。

       小秦氏给顾偃开当了继室,目标明确,就是要自己的儿子承袭了整个侯府。

       而小邹氏给沈国舅当妾室,却从未想过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想的是,不能让沈国舅忘了自己的姐姐,她想的是,她姐姐用命换来的富贵,该有邹家的一半。至于她自己给沈国舅当妾的后果,她没想过。

       邹家若为小邹氏考虑一点,不会让她给别人当妾。沈家若为小邹氏考虑一点,不会为了名声捧杀了她。

小邹氏是婆家不疼,娘家不爱的姑娘,她若清醒一点,就该好好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可是,她完全迷茫着,当了邹家和沈家手中的棋子,邹家让她为家族谋利,沈家不想被邹家连累,小邹氏成了中间挨打的那个人。

       张氏难产,挨打的是她。兵乱的时候,挨打的是她。邹家想要把女儿嫁给大邹氏的孩子,挨打的还是她。

邹家是亲戚,而小邹氏是沈家的妾,自然是能打能罚的。

       小邹氏这一生,到底得到了什么?

       无爱,无子,万事皆空。

       沈珍珠最后嫁给了张氏的小侄子,英国公的幼孙,也是当朝的武状元。她是唯一没有被邹家拉下水的人。

       张氏对着她说了这样的话:“你是个好孩子,心宽,豁达,这就是最大的福气。”

那些恩仇早就成空,好好为自己活着,才是最大的福气。

可惜,小邹氏一生都没有懂。

        1.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

        2.但见木犀香里,一路霜林,月下长空,万籁俱寂

        3.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

        4.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

        5.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浇洲渚千年芳草。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6.可是心中也有种莫名的嫉妒。我们二十岁相遇,之前的日子便是空白,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我。

        7.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8.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

        9.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

        10.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

        11.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12.是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越阡度陌,蝶蜂乱飞,令人不饮自醉。

        13.他的欢笑、眼泪、成功、失败,都由别人来见证,没有我的份,于是我嫉妒。

        14.未事不可先迎,遇事不可过忧,即事不可留住,听其自来,应以自然,任其自去,忿懥恐惧,好乐忧患,皆得其正,此养生之法也。

        15.舞衫歌扇,转眼皆非。红粉青楼,当场即幻。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殆非大勇不能也。

        16.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17.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之三手矣。

        18.余凡事喜独出己见,不屑随人是非。

        19.余与琢堂冒雪登焉,俯视长空,琼花飞舞,遥指银山玉树,恍如身在瑶台。江中往来小艇,纵横掀播,如浪卷残叶,名利之心至此一冷。

        20.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放轻过。

        21.正当桃李争研之候,而余则恍同林鸟失群,天地异色。

浮生六记经典句子语录摘抄

        作者:沈复

        《浮生六记》简介:

        《浮生六记》是清朝长洲人沈复(字三白,号梅逸)著于嘉庆十三年(1808年)的自传体散文。清朝王韬的妻兄杨引传在苏州的冷摊上发现《浮生六记》的残稿,只有四卷,交给当时在上海主持申报闻尊阁的王韬,以活字板刊行于1877年。“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中“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浮生六记》以作者夫妇生活为主线,赢余了平凡而又充满情趣的居家生活的浪游各地的所见所闻。作品描述了作者和妻子陈芸情投意合,想要过一种布衣蔬食而从事艺术的生活,由于封建礼教的压迫与贫困生活的煎熬,终至理想破灭。本书文字清新真率,无雕琢藻饰痕迹,情节则伉俪情深,至死不复;始于欢乐,终于忧患,漂零他乡,悲切动人。此外,本书还收录了清代名士冒襄悼念秦淮名妓董小宛的佳作《影梅庵忆语》。

        《浮生六记》中《闲情记趣》的《童趣》已选入人教版的语文书中。

        浮生六记经典句子语录摘抄

        1、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看那秋风金谷,夜月乌江,阿房宫冷,铜雀台荒,荣华花上露,富贵草头霜。机关参透,万虑皆忘,夸什么龙楼凤阁,说什么利锁名僵。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沈复《浮生六记》

        2、情之所钟,虽丑不嫌。——沈复《浮生六记》

        3、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沈复《浮生六记》

        4、你的过去我来不及参与,你的未来我不会再错过。归纳起来不外乎四个字:相见恨晚。——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5、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沈复《浮生六记》

        6、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沈复《浮生六记》

        7、我吓唬他要分手,他一边看足球一边哼哼哈哈地说:“分吧分吧,东西和钱都归你,我什么也不要,只要你走的时候别忘了带上我就行。”——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8、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沈复《浮生六记》

        9、“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沈复《浮生六记》

        10、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沈复《浮生六记》

        11、余与琢堂冒雪登焉,俯视长空,琼花飞舞,遥指银山玉树,恍如身在瑶台。江中往来小艇,纵横掀播,如浪卷残叶,名利之心至此一冷。——沈复《浮生六记》

        12、余曰:“来世卿当为男,我为女子相从。”——沈复《浮生六记》

        13、可是心中也有种莫名的嫉妒。我们二十岁相遇,之前的日子便是空白,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我。他的欢笑、眼泪、成功、失败,都由别人来见证,没有我的份,于是我嫉妒。——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14、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沈复《浮生六记》

        15、冥冥中是不是有一种神秘难解的力量指引着我们,两个圆在某一点交错,我们便相遇。或者,一切都只是偶然。——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16、洁一室,开南牖,八窗通明。勿多陈列玩器,引乱心目。设广榻、长几各一,笔砚楚楚,旁设小几一,挂字画一幅,频换。几上置得意书一二部,古帖一本,古琴一张。心目间常要一尘不染。晨入园林,种植蔬果,芟草,灌花,莳药。归来入室,闭目定神。时读快书,怡悦神气;时吟好诗,畅发幽情。临古帖,抚古琴,倦即止。知己聚谈,勿及时事,勿及权势,勿臧否人物,勿争辩是非。或约闲行,不衫不履,勿以劳苦徇礼节。小饮勿醉,陶然而...——沈复《浮生六记》

        17、“识趣之人看美人,三分容貌有姿态等于六七分,六七分容貌乏姿态等于三四分……”——沈复《浮生六记》

        18、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沈复《浮生六记》

        19、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放轻过。——沈复《浮生六记》

        20、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浇洲渚千年芳草。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沈复《浮生六记》

        21、时方七月,绿树阴浓,水面风来,蝉鸣聒耳。邻老又为制鱼竿,与芸垂钓于柳阴深处。日落时登土山观晚霞夕照,随意联吟,有“兽云吞落日,弓月弹流星”之句。少焉月印池中,虫声四起,设竹榻于篱下,老妪报酒温饭熟,遂就月光对酌,微醺而饭。浴罢则凉鞋蕉扇,或坐或卧,听邻老谈因果报应事。三鼓归卧,周体清凉,几不知身居城市矣。篱边倩邻老购菊,遍植之。九月花开,又与芸居十日。吾母亦欣然来观,持螯对菊,赏玩竟日。——沈复《浮生六记》

        22、余友淡公最慕柴桑翁,书不求解而能解,酒不期醉而能醉。且语余曰:“诗何必五言,官何必五斗,子何必五男,宅何必五柳。”可谓逸矣!——沈复《浮生六记》

        23、他不过是一个不过的男子,我不过是一个自私的男人。或许,在这个世界上,仍旧没有我们这类人的容身之处。可是,总该有地方能容得下两个平凡的男人。——南康白起《浮生六记》

        24、虽叹其才思隽秀,窃恐其福泽不深——沈复《浮生六记》

        25、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沈复《浮生六记》

        26、且从来拂意之事,自不读书者见之,似为我所独遭,极其难堪;不知古人拂意之事,有百倍于此者,特不细心体验耳。即如东坡先生殁后,遭逢高、孝,文字始出,而当时之忧谗畏讥,困顿转徙潮惠之间,且遇跣足涉水,居近牛栏,是何如境界?又如白香山之无嗣,陆放翁之忍饥,皆载在书卷,彼独非千载闻人,而所遇皆如此,诚一心平静观,则人间拂意之事,可以涣然冰释。——沈复《浮生六记》

        27、情深不寿,寿则多辱。——沈复《浮生六记》

        28、芸曰"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余乃挽之入怀,抚慰之,始解颜为笑。——沈复《浮生六记》

        29、时当六月,内室炎蒸,幸居沧浪亭爱莲居西间壁,板桥内一轩临流,名曰"我取",取"清斯濯缨,浊斯濯足"意也。檐前老树一株,浓荫覆窗,人画俱绿,隔岸游人往来不绝。此吾父稼公垂帘宴客处也。禀命吾母,携芸消夏于此。因暑罢绣,终日伴余课书论古,品月评花而已。芸不善饮,强之可三杯,教以射覆为令。自以为人间之乐,无过于此矣。——沈复《浮生六记》

        30、其每日饭必用茶泡,喜食芥卤乳腐,吴俗呼为臭乳腐,又喜食虾卤瓜。此二物余生平所最恶者,因戏之曰:“狗无胃而食粪,以其不知臭秽;蜣螂团粪而化蝉,以其欲修高举也。卿其狗耶?蝉耶?”芸曰:“腐取其价廉而可粥可饭,幼时食惯,今至君家已如蜣螂化蝉,犹喜食之者,不忘本出;至卤瓜之味,到此初尝耳。”余曰;“然则我家系狗窦耶?”芸窘而强解曰:“夫粪,人家皆有之,要在食与不食之别耳。然君喜食蒜,妾亦强映之。——沈复《浮生六记》

        31、置之檐下与芸品题:此处宜设小阁,此处宜立茅亭,此处宜凿六字:“落花流水之间”,此可以居,此可以钓,此可以眺。——沈复《浮生六记》

        32、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约几个知心密友,到野外溪旁,或琴棋适性,或曲水流觞;或说些善因果报,或论些今古兴亡;看花枝堆锦绣,听鸟语弄笙簧。一任他人情反复,世态炎凉,优游闲岁月,潇洒度时光。——沈复《浮生六记》

        33、芸曰:"今日得见美丽韵者矣......”余骇曰:"此非金屋不能贮,穷措大岂敢生此妄想哉?况我两伉俪正笃,何必外求?"芸笑曰:"我自爱之,子姑待之。"——沈复《浮生六记》

        34、是年七夕……。是夜月色颇佳,……芸曰:宇宙之大,同此一月,不知今日世间,亦有如我两人之情性否?余曰:……若夫妇同观,所评论着恐不在此云霞耳。纳凉赏月到处有之,夫妇同赏的确令人羡慕……——沈复《浮生六记》

        35、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沈复《浮生六记》

        36、生活要是没有拿个肮脏面就不真实。人在反复压迫后又反弹的感觉最真实《浮生六记》

        37、庭中有木犀一株,清香撩人。有廓有厢,地极幽静。移居时,有一仆一妪,并挈其小女来。仆能成衣,妪能纺绩,于是芸绣、妪绩、仆则成衣,以供薪水.余素爱客,小酌必行令。——沈复《浮生六记》

        38、未事不可先迎,遇事不可过忧,即事不可留住,听其自来,应以自然,任其自去,忿懥恐惧,好乐忧患,皆得其正,此养生之法也。——沈复《浮生六记》

        39、他生若续此生梦踏遍烟霞慰所思——吴言生《浮生六记》

        40、鸿案相庄廿有三年,年愈久而情愈密。家庭之内,或暗室相逢,窄途邂逅,必握手问曰:“何处去?”私心忒忒,如恐旁人见之者。实则同行并坐,初犹避人,久则不以为意。芸或与人坐谈,见余至,必起立偏挪其身,余就而并焉。彼此皆不觉其所以然者,始以为惭,继成不期然而然。独怪老年夫妇相视如仇者,不知何意?或日:“非如是,焉得白头偕老哉?”斯言诚然钦?——沈复《浮生六记》

        41、佳人已属沙叱利——沈复《浮生六记》

        42、舞衫歌扇,转眼皆非。红粉青楼,当场即幻。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殆非大勇不能也。——沈复《浮生六记》

        43、“以老篷子磨薄两头,入蛋壳使鸡翼之,俟雏成取出,用久中燕巢泥加天门冬十分之二,搞烂拌匀,植于小器中,灌以河水,晒以朝阳,花发大如酒杯,缩缩如碗口,亭亭可爱。”——沈复《浮生六记》

        44、是中冬,值其堂姊出阁,余又随母往。芸与余同齿而长余十月,自幼姊弟相呼,故仍呼之曰淑姊。时但见满室鲜衣,萎独通体素淡,仅新其鞋而已。见其绣制精巧,询为己作,始知其慧心不仅在笔墨也。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索观诗稿,有仅一联,或三四句,多未成篇者,询其故,笑曰:“无师之作,愿得知己堪师者敲成之耳。”余戏题其签曰“锦囊佳句”。——沈复《浮生六记》

        45、及登舟解缆,正当桃李争妍之候,而余则恍同林鸟失群,天地异色!每当风生竹院,月上蕉窗,对景怀人,梦魂颠倒。及抵家,吾母处问安毕,入房,芸起相迎,未通片语,而二人魂魄恍恍然化烟成雾,觉耳中惺然一响,不知更有此身矣。是夜,月色颇佳,俯视河中,波光如练,轻罗小扇,仰见飞云过天,变态万状。人生坎坷,何为乎来哉?往往皆自作孽耳。——沈复《浮生六记》

        46、无人调护,自去经心。《浮生六记》

        47、酒瓶既罄,各采野菊插满双鬓。——沈复《浮生六记》

        48、"身边一对白手起家,从成都一边角店起家到深圳创业打下上亿产业的模范夫妻,互道珍重各自转身!让我惊愕、感慨!《浮生六记》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云:恩爱夫妻不到头,共患难易共富贵难!《浮生六记》"

沈复经典语录

        1.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

        2.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浮生六记》

        3.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浮生六记》

        4.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浮生六记》

        5.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浇洲渚千年芳草。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6.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浮生六记》

        7.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8.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浮生六记》

        9.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

        10.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11.舞衫歌扇,转眼皆非。红粉青楼,当场即幻。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殆非大勇不能也。

        12.夏日泛舟,以荷为伞,沉睡不知光阴之须臾。

        13.夏月,荷花初开时,时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

        14.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15.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之三手矣。

        16.余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余执朱文,芸执白文,以为往来书信之用

        17.余与琢堂冒雪登焉,俯视长空,琼花飞舞,遥指银山玉树,恍如身在瑶台。江中往来小艇,纵横掀播,如浪卷残叶,名利之心至此一冷。《浮生六记》

        18.芸曰"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余乃挽之入怀,抚慰之,始解颜为笑。

        19.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放轻过。

        20.置之檐下与芸品题:此处宜设小阁,此处宜立茅亭,此处宜凿六字:落花流水之间,此可以居,此可以钓,此可以眺。

沈复的经典语录

        1、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作远游计矣。

        2、从此扰扰攘攘,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浮生六记》

        3、当是时,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寸心欲碎。绵绵此恨,曷其有极!《浮生六记》

        4、奉劝世间夫妇,固不可彼此相仇,亦不可过于情笃。语云:恩爱夫妻不到头。《浮生六记》

        5、何时黄鹤重来,且共倒金樽,浇洲渚千年芳草。但见白云飞去,更谁吹玉笛,落江城五月梅花。

        6、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浮生六记》

        7、情之所钟,虽丑不嫌。

        8、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浮生六记》

        9、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

        10、世事茫茫,光阴有限,算来何必奔忙!人生碌碌,竞短论长,却不道荣枯有数,得失难量。

        11、舞衫歌扇,转眼皆非。红粉青楼,当场即幻。秉灵烛以照迷情,持慧剑以割爱欲,殆非大勇不能也。

        12、夏日泛舟,以荷为伞,沉睡不知光阴之须臾。

        13、夏月,荷花初开时,时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

        14、闲来静处,且将诗酒猖狂。唱一曲归来未晚,歌一调湖海茫茫。逢时遇景,拾翠寻芳。

        15、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妆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供佛手当退之三手矣。

        16、余镌“愿生生世世为夫妇”图章二方;余执朱文,芸执白文,以为往来书信之用

        17、余与琢堂冒雪登焉,俯视长空,琼花飞舞,遥指银山玉树,恍如身在瑶台。江中往来小艇,纵横掀播,如浪卷残叶,名利之心至此一冷。《浮生六记》

        18、芸曰"世间反目多由戏起,后勿冤妾,令人郁死!"余乃挽之入怀,抚慰之,始解颜为笑。

        19、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放轻过。

        20、置之檐下与芸品题:此处宜设小阁,此处宜立茅亭,此处宜凿六字:“落花流水之间”,此可以居,此可以钓,此可以眺。

       好了,今天关于“半生为妾”的探讨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半生为妾”有更深入的认识,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