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名句 诗词名句

《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_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注释

zmhk 2024-05-14 人已围观

简介《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_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注释       大家好,我很乐意和大家探讨《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的相关问题。这个问题集合涵盖了《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的各个方面,我会尽力回答您的疑问,并为您带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1.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

《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_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注释

       大家好,我很乐意和大家探讨《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的相关问题。这个问题集合涵盖了《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的各个方面,我会尽力回答您的疑问,并为您带来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1.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原文_翻译及赏析

2.浣溪沙苏轼原文注释及翻译

3.浣溪沙苏轼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4.苏轼《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原文及翻译赏析

5.浣溪沙 苏轼 译文

《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_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注释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原文_翻译及赏析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入淮清洛渐漫漫。雪沫乳花浮午盏,蓼茸蒿笋试春盘。人间有味是清欢。——宋代·苏轼《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浣溪沙·细雨斜风作晓寒

        宋代 : 苏轼

        元丰七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从泗州刘倩叔游南山

婉约 , 纪游写景 译文及注释

        译文

        细雨斜风天气微寒。淡淡的烟雾,滩边稀疏的柳树似乎在向刚放晴后的沙滩献媚。眼前入淮清洛,亦仿佛渐流渐见广远无际。

        乳色鲜白的好茶伴着新鲜的野菜。人间真正有味道的还是清淡的欢愉。

赏析

        词的上片写早春景象,下片写作者与同游者游山时以清茶野餐的风味。作品充满春天的气息,洋溢着生命的活力,反映了作者对现实生活的热爱和健胜进取的精神。

        词的上片写沿途景观。第一句写清晨,风斜雨细,瑟瑟寒侵,这残冬腊月是很难耐的,可是东坡却只以“作晓寒”三字出之,表现了一种不大在乎的态度。

        第二句写向午的景物:雨脚渐收,烟云淡荡,河滩疏柳,尽沐晴晖。一个“媚”字,极富动感地传出作者喜悦的心声。作者从曳于淡云晴日中的疏柳,觉察到萌发中的春潮。于残冬岁暮之中把握住物象的新机,这正是东坡逸怀浩气的表现,是他精神境界上度越恒流之处。“入淮”句寄兴遥深,一结甚远。句中的“清洛”,即“洛涧”,发源于合肥,北流至怀远合于淮水,地距泗州(宋治临淮)不近,非目力能及。词中提到清洛,是以虚摹的笔法,眼前的淮水联想到上游的清碧的洛涧,当它汇入浊淮以后,就变得浑浑沌沌一片浩茫了。

        下片转写作者游览时的清茶野餐及欢快心情。一起两句,作者抓住了两件有特征性的事物来描写:乳白色的香茶一盏和翡翠般的春蔬一盘。两相映托,便有浓郁的节日气氛和诱人的力量。“雪沫”乳花,状煎茶时上浮的白泡。以雪、乳形容茶色之白,既是比喻,又是夸张,形象鲜明。午盏,指午茶。此句可说是对宋人茶道的形象描绘。“蓼茸蒿笋”,即蓼芽与蒿茎,这是立春的应时节物。旧俗立春时馈送亲友以鲜嫩春菜和水果、饼铒等,称“春盘”。

        此二句绘声绘色、活灵活现地写出了茶叶和鲜菜的鲜美色泽,使读者从中体味到词人品茗尝鲜时的喜悦和畅适。这种将生活形象铸成艺术形象的手法,显示出词人高雅的审美意趣和旷达的人生态度。“人间有味是清欢”,这是一个具有哲理性的命题,用词的结尾,却自然浑成,有照彻全篇之妙趣,为全篇增添了欢乐情调和诗味、理趣。

创作背景 这首纪游词,是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年),苏轼在赴汝州(今河南汝县)任团练使途中,路经泗州(今安徽泗县)时,与泗州刘倩叔同游南山时所作。苏轼(1037-1101),北宋文学家、书画家、美食家。字子瞻,号东坡居士。汉族,四川人,葬于颍昌(今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一生仕途坎坷,学识渊博,天资极高,诗文书画皆精。其文汪洋恣肆,明白畅达,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诗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艺术表现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词开豪放一派,对后世有巨大影响,与辛弃疾并称苏辛;书法擅长行书、楷书,能自创新意,用笔丰腴跌宕,有天真烂漫之趣,与黄庭坚、米芾、蔡襄并称宋四家;画学文同,论画主张神似,提倡“士人画”。著有《苏东坡全集》和《东坡乐府》等。

        苏轼

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镟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饷。惊起望。船头阁在沙滩上。——宋代·欧阳修《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渔家傲·花底忽闻敲两桨

花底忽闻敲两桨。逡巡女伴来寻访。酒盏镟将荷叶当。莲舟荡。时时盏里生红浪。

        花气酒香清厮酿。花腮酒面红相向。醉倚绿阴眠一饷。惊起望。船头阁在沙滩上。 宋词三百首 , 婉约 , 女子 , 荷花饮酒烛消红,窗送白。冷落一衾寒色。鸦唤起,马_行。月来衣上明。 酒香唇,妆印臂。忆共人人睡魂蝶乱,梦鸾孤。知他睡也无。——宋代·赵长卿《更漏子·烛消红》

        更漏子·烛消红

烛消红,窗送白。冷落一衾寒色。鸦唤起,马_行。月来衣上明。

        酒香唇,妆印臂。忆共人人睡魂蝶乱,梦鸾孤。知他睡也无。 婉约 , 恋情思念秋色到空闺,夜扫梧桐叶。谁料同心结不成,翻就相思结。十二玉阑乾,风动灯明灭。立尽黄昏泪几行,一片鸦啼月。——明代·夏完淳《卜运算元·秋色到空闺》

        卜运算元·秋色到空闺

秋色到空闺,夜扫梧桐叶。谁料同心结不成,翻就相思结。

        十二玉阑乾,风动灯明灭。立尽黄昏泪几行,一片鸦啼月。 婉约 , 闺怨思念

浣溪沙苏轼原文注释及翻译

       1. 江城子浣溪沙文言文翻译苏轼

        江城子我虽年老却兴起少年打猎的热狂,左手牵着犬黄,右手举起鹰苍。

        戴上锦蒙帽穿好貂皮裘,率领随从千骑席卷平展的山冈。为了报答全城的人跟随我出猎的盛意,看我亲自射杀猛虎犹如昔日的孙郎。

        我虽沉醉但胸怀开阔胆略兴张,鬓边白发有如微霜,这又有何妨!什么时候派遣人拿着符节去边地云中,像汉文帝派遣冯唐。我将使尽力气拉满雕弓,朝着西北瞄望,奋勇射杀敌人天狼。

        浣溪沙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缲车的吱呀声。

        身着蓑衣的农民在老柳树下叫卖着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

       

        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不可以给碗茶喝。

2. 浣溪沙 苏轼的译文

        写作背景: 词人远谪黄州、抱病游清泉寺所作。

        上片写清泉寺的风光,下片情景生情,迸发一段坦荡、乐观、令人奋发的议论。 译文: 山脚下兰草嫩芽入小溪, 松林间小路清沙净无泥, 傍晚细雨中杜鹃阵阵啼。

        谁说人老不可再年少? 门前流水还能执著奔向西! 不必烦恼叹白发,多愁唱黄鸡 赏析一: 这是一首触景生慨、蕴含人生哲理的小词,体现了作者热爱生活、乐观旷达的人生态度。 上片写暮春游清泉寺所见之幽雅景致。

        山下溪水潺湲,溪边的兰草才抽出嫩芽,蔓延浸泡在溪水中。松柏夹道的沙石小路,经过春雨的冲刷,洁净无泥。

        时值日暮,松林间的杜鹃在潇潇细雨中啼叫着。这是一幅多么幽美宁静的山林景致啊!首七字既点出游清泉寺时的时令,也点明兰溪之名的由来。

        “浸”字与“皋兰被径兮,斯路渐”(《楚辞·招魂》)中的“渐”字一样,均有“蔓延”之意。兰草此际始出“芽”,其芽尚“短”,但生机勃勃,长势很快,已由岸边蔓延至溪水中矣。

        杜鹃啼声凄婉,本是易引发羁旅之愁的。但作者此际漫步溪边,触目无非生意,浑然忘却尘世的喧嚣和官场的污秽,心情是愉悦的。

        兼之疾病始愈,有医者相伴游赏,故杜鹃的啼叫亦未能搅乱作者此时之清兴。总之,上片只是写实景,其内心所唤起的应是对大自然的喜爱及对人生的回味,这就引出了下片的对人生的哲思。

        下片就眼前“溪水西流”之景生发感慨和议论。“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汉·《长歌行》)。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时”。江水的东流不返,正如人的青春年华只有一次一样,都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曾使古今无数人为之悲叹。

        而作者此际面对着眼前西流的兰溪水,却产生奇妙的遐想:既然溪水可以西流,人为什么不可以重新拥有青春年华呢?人生之“再少”,非如道教徒所企求的“返老还童”,乃是说应保持一种年轻的乐观的心态。因为人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人所能改变的,仅仅是对这个世界的态度和看法。

        白居易《醉歌》诗有“谁道使君不解饮,听唱黄鸡与白日。黄鸡催晓丑时鸣,白日催年酉前没。

        腰间红绶系未稳,镜里朱颜看已失”诸句,乃嗟老叹衰之词也。作者尾句反用其意,认为即使到了暮年,也不应有那种“黄鸡催晓”、朱颜已失的衰颓心态,体现了作者在贬谪期间旷达振作的精神状态。

3. 浣溪沙(苏轼)原文和译文苏轼的浣溪沙

        浣溪沙(山下兰芽短浸溪)苏轼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译文』 山脚下兰草嫩芽入小溪, 松林间小路清沙净无泥, 傍晚细雨中杜鹃阵阵啼。 谁说人老不可再年少? 门前流水还能执著奔向西! 不必烦恼叹白发,多愁唱黄鸡 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苏轼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

        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译文』 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剿车的支呀声,是衣着朴素的农民在卖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

        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否给碗茶?。

4. 江城子浣溪沙文言文翻译苏轼

        江城子

        我虽年老却兴起少年打猎的热狂,左手牵着犬黄,右手举起鹰苍。戴上锦蒙帽穿好貂皮裘,率领随从千骑席卷平展的山冈。为了报答全城的人跟随我出猎的盛意,看我亲自射杀猛虎犹如昔日的孙郎。

        我虽沉醉但胸怀开阔胆略兴张,鬓边白发有如微霜,这又有何妨!什么时候派遣人拿着符节去边地云中,像汉文帝派遣冯唐。我将使尽力气拉满雕弓,朝着西北瞄望,奋勇射杀敌人天狼。

        浣溪沙

        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缲车的吱呀声。身着蓑衣的农民在老柳树下叫卖着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不可以给碗茶喝。

5. 浣溪沙苏轼全文翻译问题答案

        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缫车。

        牛衣古柳卖黄瓜。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译文: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剿车的支呀声,是衣着朴素的农民在卖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

        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否给碗茶?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译文:山脚下兰草嫩芽入小溪,松林间小路清沙净无泥,傍晚细雨中杜鹃阵阵啼。

        谁说人老不可再年少?门前流水还能执著奔向西!不必烦恼叹白发,多愁唱黄鸡。

6. 浣溪沙'.纳兰性德)全文翻译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是谁独自在西风中感慨悲凉,不忍见萧萧黄叶而闭上轩窗,孑立于残阳中我沉思往事.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应该是赌书吧!)春日醉酒酣睡她不曾惊动我,平时我们也曾有赌书泼茶之乐,(用典故读书泼茶,形容夫妇相得,夫唱妇随,志趣相投) 只是当时把与她相处的珍贵日子当做平常.赌书泼茶:李清照在《〈金石录〉后序》一文中曾追叙她婚后屏居乡里 时与丈夫赌书的情景,文中说:“余性偶强记,每饭罢,坐归来堂,烹茶,指堆积书史 ,言某事在某书、某卷、第几页、第几行,以中否,角胜负,为饮茶先后.中,既举杯 大笑,至茶倾覆怀中,反不得饮而起.甘心老是乡矣!”这五分不好赚啊.。

浣溪沙苏轼表达了作者怎样的思想感情

       浣溪沙苏轼原文注释: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翻译:山脚下溪边的兰草才抽出嫩芽,浸泡在溪水之中。

       浣溪沙苏轼原文: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翻译:山脚下溪边的兰草才抽出嫩芽,浸泡在溪水之中。松间的沙石小路经过春雨的冲刷,洁净无泥。时值日暮,松林间的布谷鸟在潇潇细雨中啼叫。谁说人老不会再回年少时光呢?你看看,那门前的流水尚能向西奔流呢!所以,不要在老年感叹时光流逝。

       注释:浣溪沙:词牌名。蕲水:县名,今湖北浠水县。清泉寺:寺名,在蕲水县城外。短浸溪:指初生的兰芽浸润在溪水中。潇潇:形容雨声。子规:杜鹃鸟,相传为古代蜀帝杜宇之魂所化,亦称“杜宇”,鸣声凄厉,诗词中常借以抒写羁旅之思。无再少:不能回到少年时代。白发:老年。唱黄鸡:感叹时光的流逝,人生不可能长久。

作品鉴赏:

       东坡为人胸襟坦荡旷达,善于因缘自适。上阕三句,写清泉寺幽雅的风光和环境。山下小溪潺湲,岸边的兰草刚刚萌生娇嫩的幼芽。松林间的沙路,仿佛经过清泉冲刷,一尘不染,异常洁净。傍晚细雨潇潇,寺外传来了杜鹃的啼声。这一派画意的光景,涤去官场的恶浊,没有市朝的尘嚣。

       它优美,洁净,潇洒,充满诗的情趣,春的生机。它爽人耳目,沁人心脾,诱发诗人爱悦自然、执着人生的情怀。环境启迪,灵感生发。于是词人在下阕进发出使人感奋的议论。这种议论不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而是即景取喻,以富有情韵的语言,摅写有关人生的哲理。“谁道”两字,以反诘唤起:以借喻回答。

       “人生长恨水长东”,光阴犹如昼夜不停的流水,匆匆向东奔驶,一去不可复返,青春对于人只有一次,正如古人所说:“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时。”这是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然而,在某种意义上讲,人未始不可以老当益壮,自强不息的精神,往往能焕发出青春的光彩。因此词人发出令人振奋的议论:“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

苏轼《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原文及翻译赏析

       抒发了作者对美好未来、人生方迹向往的思想感情,也同时暗示了作者对于现状的豁达。

       出自:《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是宋代文学家苏轼的词作。

       原文:

       浣溪沙·游蕲水清泉寺

       宋代:苏轼

       游蕲水清泉寺,寺临兰溪,溪水西流。

       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潇潇暮雨子规啼。

       谁道人生无再少?门前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

       译文:

       游玩蕲水的清泉寺,寺庙在兰溪的旁边,溪水向西流淌。

       山脚下兰草新抽的幼芽浸润在溪水中,松林间的沙路被雨水冲洗的一尘不染,傍晚时分,细雨萧萧,布谷声声。

       谁说人生就不能再回到少年时期? 门前的溪水都还能向西边流淌!不要在老年感叹时光的飞逝啊!

扩展资料:

       创作背景:

       公元1082年(宋神宗元丰五年)苏轼因“乌台诗案”,被贬至黄州(今湖北黄冈)任团练副使。春三月作者游蕲水清泉寺时写下此诗。

       赏析:

       此词,上片写景,景色如画,淡雅凄婉;下片抒情,富有哲理,振奋人心。近千年来,不知令多少身受挫折的失意人重新焕发出生活下去的勇气和继续前进的信心!

       这首词从山川景物着笔,意旨却是探索人生的哲理,表达作者热爱生活、旷达乐观的人生态度。整首词如同一首意气风发的生命交响乐。

       一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的宣言书,流露出对青春活力的召唤,对未来的向往和追求,读之令人奋发自强。

       上阕写暮春三月兰溪幽雅的风光和环境:山下小溪潺湲,岸边的兰草刚刚萌生娇嫩的幼芽。松林间的沙路,仿佛经过清泉冲刷,一尘不染,异常洁净。

       傍晚细雨潇潇,寺外传来了杜鹃的啼声。作者选取几种富有特征的景物,描绘出一幅明丽、清新的风景画,令人身临其境,心旷神怡,表现出词人爱悦自然、执着人生的情怀。

       下阕迸发出使人感奋的议论。这种议论不是抽象的,概念化的,而是即景取喻,以富有情韵的语言,表达有关人生的哲理。

       “谁道”两句,以反诘唤起,以借喻回答。结尾两句以溪水西流的个别现象,即景生感,借端抒怀,自我勉励,表达出词人虽处困境而老当益壮、自强不息的精神。

       作者介绍:

       苏轼(1037年1月8日—1101年8月24日),字子瞻,又字和仲,号东坡居士,世称苏东坡、苏仙。汉族,北宋眉州眉山(今属四川省眉山市)人,祖籍河北栾城。

       北宋著名文学家、书法家、画家。嘉祐二年(1057年),苏轼进士及第。宋神宗时曾在凤翔、杭州、密州、徐州、湖州等地任职。

       元丰三年(1080年),因“乌台诗案”受诬陷被贬黄州任团练副使。宋哲宗即位后,曾任翰林学士、侍读学士、礼部尚书等职,并出知杭州、颍州、扬州、定州等地。

       晚年因新党执政被贬惠州、儋州。宋徽宗时获大赦北还,途中于常州病逝。宋高宗时追赠太师,谥号“文忠”。

       苏轼是宋代文学最高成就的代表,并在诗、词、散文、书、画等方面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其诗题材广阔,清新豪健,善用夸张比喻,独具风格,与黄庭坚并称“苏黄”。

       词开豪放一派,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并称“苏辛”;其散文著述宏富,豪放自如,与欧阳修并称“欧苏”,为“唐宋八大家”之一。

       苏轼亦善书,为“宋四家”之一;工于画,尤擅墨竹、怪石、枯木等。有《东坡七集》《东坡易传》《东坡乐府》等传世。

浣溪沙 苏轼 译文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原文:

        徐州石潭谢雨,道上作五首。潭在城东二十里,常与泗水增减清浊相应。

        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何时收拾耦耕身?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使君元是此中人。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翻译及注释

        翻译 柔软的青草和长得齐刷刷的莎草经过雨洗后,显得碧绿清新;在雨后薄薄的沙土路上骑马不会扬起灰尘。不知何时才能抽身归田呢?春日的照耀之下,田野中的桑麻欣欣向荣,闪烁著犹如被水泼过一样的光辉;一阵暖风挟带着蒿草、艾草的熏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我虽身为使君,却不忘自己实是农夫出身。

        注释 1:此词作于苏轼因与王安石政见不合,自请外放,任徐州知州时。2莎——莎草,多年生草木,长于原野沙地。3耦耕——两人各持一耜(si,古时农具)并肩而耕。4泼——泼水。形容雨后的桑麻,在日照下光泽明亮,犹如水泼其上。5蒿(hāo)艾(ai)——两种草名。6薰——香草名。7元是——原是。我原是农夫中的一员。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赏析二

        此词是作者徐州谢雨词的最后一首,写词人巡视归来时的感想。词中表现了词人热爱农村,关心民生,与老百姓休戚与共的作风。作为以乡村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这首词之风朴实,格调清新,完全突破了「词为艳科」的藩篱,为有宋一代词风的变化和乡村词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上片首二句「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不仅写出「草」之「软」、「沙」之「轻」,而且写出作者在这种清新宜人的环境之中舒适轻松的感受。久旱逢雨,如沐甘霖,经雨之后的道上,「软草平莎」,油绿水灵,格外清新;路面上,一层薄沙,经雨之后,净而无尘,纵马驰骋,自是十分惬意。触此美景,作者情动于衷,遂脱口而出:「何时收拾耦耕身?」「耦耕」,指二人并耜而耕,典出《论语·微子》:「长沮、桀溺耦而耕。」长沮、桀溺是春秋末年的两个隐者。二人因见世道衰微,遂隐居不仕。此处「收拾耦耕身」,不仅表现出苏轼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同时也是他在政治上不得意的情况下,仕途坎坷、思想矛盾的一种反映。

        下片「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二句,承上接转,将意境宕开,从道上写到田野里的蓬勃景象。在春日的照耀之下,桑麻欣欣向荣,闪烁著诱人的绿光;一阵暖风,挟带着蒿艾的薰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这两句对仗工整,且妙用点染之法。上写日照桑麻之景,先用画笔一「点」;「光似泼」则用大笔涂抹,尽力渲染,将春日雨过天晴后田野中的蓬勃景象渲染得淋漓尽致;下句亦用点染之法,先点明「风来蒿艾」之景,再渲染其香气「如薰」。「光似泼」用实笔,「气如薰」用虚写。虚实相间,有色有香,并生妙趣。「使君元是此中人」给句,画龙点睛,为升华之笔。它既道出了作者「收拾耦耕身」的思想本源,又将作者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之情更进一步深化。

        作者身为「使君 」,却能不忘他「元是此中人」,且乐于如此,确实难能可贵。

        这首词结构既不同于前四首,也与一般同类词的结构不同。前四首《浣溪沙》词全是写景叙事,并不直接抒情、议论,而是于字行之间蕴蓄著作者的喜悦之情。这首用写景和抒情互相错综层递的形式来写。

        上片首二句写作者于道中所见之景,接着触景生情,自然逗出他希冀归耕田园的愿望;下片首二句写作者所见田园之景,又自然触景生情,照应「何时收拾耦耕身」而想到自己「元是此中人」。这样写,不仅使全词情景交融,浑然一体,而且使词情逐层深化升华。特别「软草平莎过雨新」二句、「日暖桑麻光似泼」二句更是出神入化,有含蓄隽永之妙。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赏析一

        公元1078年(元丰元年),徐州发生严重春旱。当时有人传言:将虎头置于潭中,即可致雷雨。作为州官,苏轼曾依其说到离城东20里远的石  潭求雨,并作有《起伏龙行》诗以记其事。得雨后又赴石潭谢雨。其关怀民生之心,从这一求一谢中表露无遗。苏轼于谢雨道上作《浣溪沙》组词,共五首,描写了途中见闻和村野风光,具有清新浓郁的生活气息,是 北宋 农村词中的佳作,与他的其他题材和风格的词作皆是异样出色。此词是《浣溪沙》组词的最后一首,写词人巡视归来时的感想。

        词中表现了词人热爱农村,关心民生,与老百姓休戚与共的作风。作为以乡村生活为题材的作品,这首词之风朴实,格调清新,完全突破了「词为艳科」的藩篱,为有宋一代词风的变化和乡村词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上片首二句「软草平莎过雨新,轻沙走马路无尘」,不仅写出「草」之「软」、「沙」之「轻」,而且写出作者这种清新宜人的环境之中舒适轻松的感受。久旱逢雨,如沐甘霖,经雨之后的道上,「软草平莎」,油绿水灵,格外清新;路面上,一层薄沙,经雨之后,净而无尘,纵马驰骋,自是十分惬意。触此美景,作者情动于衷,遂脱口而出:「何时收拾耦耕身?」「耦耕」,指二人并耜而耕,典出《论语·微子》:「长沮、桀溺耦而耕。」长沮、桀溺是春秋末年的两个隐者。二人因见世道衰微,遂隐居不仕。此处「收拾耦耕身」,不仅表现出苏轼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同时也是他政治上不得意的情况下,仕途坎坷、思想矛盾的一种反映。

        下片「日暖桑麻光似泼,风来蒿艾气如薰」二句,承上接转,将意境宕开,从道上写到田野里的蓬勃景象。春日的照耀之下,桑麻欣欣向荣,闪烁著诱人的绿光;一阵暖风,挟带着蒿艾的薰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肺。这两句对仗工整,且妙用点染之法。上写日照桑麻之景,先用画笔一「点」:「光似泼」则用大笔涂抹,尽力渲染,将春日雨过天晴后田野中的蓬勃景象渲染得淋漓尽致;下句亦用点染之法,先点明「风来蒿艾」之景,再渲染其香气「如薰」。「光似泼」用实笔,「气如薰」用虚写。虚实相间,有色有香,并生妙趣。「使君元是此中人」结句,画龙点睛,为升华之笔。它既道出了作者「收拾耦耕身」的思想本源,又将作者对农村田园生活的热爱之情更进一步深化。作者身为「使君」,却能不忘他「元是此中人」,且乐于如此,确实难能可贵。细味其词,盖有三意:其一,苏轼早年即倾慕庄子,志于逍遥逸世,见此景此境,益坚其志;其二,苏轼虽久慕此境,不意长期错入仕途,此时重睹此景,不禁有怅然若失之感,对其久困官场,也不免有后悔之意;其三,苏轼虽感悔意,但念及人生志趣尤在及时把握,则迷途知返,犹尝未晚,是又信心再起,归宿重定。一句之中,写尽种种人生滋味,用笔简约而意趣丰盈,可见苏轼心理世界之丰富复杂。然其对田园生活的讴歌和对归耕桑麻的向往,是昭昭乎情见于辞的。

        这首词结构既不同于前四首,也与一般同类词的结构不同。前四首《浣溪沙》词全是写景叙事,并不直接抒情、议论,而是于字行之间蕴蓄著作者的喜悦之情。这首用写景和抒情互相错综层递的形式来写。

        上片首二句写作者于道中所见之景,接着触景生情,自然逗出他希冀归耕田园的愿望;下片首二句写作者所见田园之景,又自然触景生情,照应「何时收拾耦耕身」而想到自己「元是此中人」。这样写,不仅使全词情景交融,浑然一体,而且使词情逐层深化升华。特别「软草平莎过雨新」二句、「日暖桑麻光似泼」二句更是出神入化,有含蓄隽永之妙。

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赏析三

        元丰元年(1078),徐州发生严重春旱。当时有人传言:将虎头置于潭中,即可致雷雨。作为州官,苏轼曾依其说到离城东20里远的石潭求雨,并作有《起伏龙行》诗以记其事。得雨后又赴石潭谢雨。其关怀民生之心,从这一求一谢中表露无遗。这组《浣溪沙》即作于谢雨道上,词共五首,描写了途中见闻和村野风光,具有清新浓郁的生活气息,是 北宋 农村词中的佳作,与他的其他题材和风格的词作皆是异样出色。

        这里选录的是第五首,主要写沿途见闻及由此而触发的人生归宿感。起二句虽直写眼中见闻,实极富意蕴。软、平、新、轻四个形容词将雨后村野的宜人气息点染得神韵毕现,仿佛可以呼吸到那种醉人的空气。草平沙轻,走马无尘,这是混沌的政治世界之外的另一个极具诱惑力的世界。苏轼深受感染,并由此对自己的人生归宿产生了感慨。隐居田园——是苏轼那一刻最强烈的信念。然而身为州官,要将这种愿望变成现实,却受到多种因素的制约。所以虽有如同长沮桀溺一样的耦耕之心,但何时能了却素愿,却连自己也一时莫明了。上阕的情感基调是先扬后抑,由景生情。

        下阕开头也是由景起笔。如果说上阕写景是着重突出雨后村野的清新之气的话,下阕则以浓郁的田间风光为主。雨过日暖,桑麻因附有大量的雨滴,而在日光下,闪亮一片。以「泼」字形容日光,既写足「日暖」之意,又非常符合光照的特点,遣词尽见匠心。这一句是接写视觉所见。虽承上阕起句而来,但已别开境界,从时令推移上来说,也是雨过后稍长一段时间了。意脉结构,一丝不乱。「风来」句写嗅觉,彼此关捩也极为紧凑。蒿艾(一名艾蒿)原有淡淡的香气,但经雨后日照蒸发,又经风儿吹过,那种淡香便如薰草的香味一样,显得格外浓郁。这两句一写视觉一写嗅觉,都特别用力,似平却奇,有重笔濡染的意味。结句「使君元是此中人」是点睛之笔,然意味深长。细味其词,盖有三意:其一,苏轼早年即倾慕庄子,志于逍遥逸世,今见此景此境,益坚其志;其二,苏轼虽久慕此境,不意长期错入仕途,如今重睹此景,不禁有怅然若失之感,对其久困官场,也不免有后悔之意;其三,苏轼虽感悔意,但念及人生志趣尤在及时把握,则迷途知返,犹尝未晚,是又信心再起,归宿重定。一句之中,写尽种种人生滋味,用笔简约而意趣丰盈,可见苏轼心理世界之丰富复杂。然其对田园生活的讴歌和对归耕桑麻的向往,是昭昭乎情见于辞的。

        诗词作品:浣溪沙·软草平莎过雨新 诗词作者: 宋代 苏轼 诗词归类:田园、生活、向往

       浣溪沙(簌簌衣巾落枣花)苏轼

       簌簌衣巾落枣花,村南村北响缲车。牛衣古柳卖黄瓜。

       酒困路长惟欲睡,日高人渴漫思茶,敲门试问野人家。

       『译文』

       衣巾在风中簌簌作响,枣花随风飘落。村子的南北头响起剿车的支呀声,是衣着朴素的农民在卖黄瓜路途遥远,酒意上心头,昏昏然只想小憩一番。艳阳高照,无奈口渴难忍。于是敲开一家村民的屋门,问可否给碗茶?

       好了,关于“《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浣溪沙》苏轼原文及翻译”有更深入的了解,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