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名句 诗词名句

又呈吴郎杜甫翻译_又呈吴郎全诗翻译

zmhk 2024-06-02 人已围观

简介又呈吴郎杜甫翻译_又呈吴郎全诗翻译       希望我能够为您提供一些关于又呈吴郎杜甫翻译的信息和知识。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需要进一步的解释,请随时告诉我。1.杜甫诗劝吴郎2.《又呈

又呈吴郎杜甫翻译_又呈吴郎全诗翻译

       希望我能够为您提供一些关于又呈吴郎杜甫翻译的信息和知识。如果您有任何疑问或需要进一步的解释,请随时告诉我。

1.杜甫诗劝吴郎

2.《又呈吴郎》杜甫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3.《又呈吴郎》赏析

4.又呈吴郎原文及翻译

5.杜甫:又呈吴郎

又呈吴郎杜甫翻译_又呈吴郎全诗翻译

杜甫诗劝吴郎

        杜甫诗劝吴郎

        唐代宗大历二年,就是公元767年,大诗人杜甫从夔州瀼西迁居东屯,把他的瀼西草堂让给亲戚吴郎居住。

        草堂前原有几棵枣树,每年秋天,树上都结满红红的大枣。杜甫居住的时候,他西院的邻居是位贫妇人,由于贫困无着,所以每年都到杜甫的草堂前的枣树上打一些枣,储备起来,以补充食物的不足。杜甫从不阻拦,而且还往往帮助妇人打摘。

        可是,吴郎搬进草堂以后,却在草堂前插起了篱笆,防止贫妇人打枣。杜甫知道了,对贫妇人非常同情,便写了一首诗送给吴郎,劝吴郎别那样做。诗名叫《又呈吴郎》,诗中写道:

        堂前扑枣任西邻,

       

        无食无儿一妇人。

        不为贫困宁有此?

        只缘恐惧转须亲。

        即防远客虽多事,

        遍插疏篱却甚真。

        已诉租赋贫到骨,

        正思戎马泪沾巾。

        诗一开始就用急切的语调先提出要求,表现出诗人为贫妇人求情的紧迫心情。第二句设身处地地为贫妇人着想,进一步说明西邻打枣是因为生活贫困,出于无奈。“不为”句问得略带悲愤,“只缘”句再进一层,说不仅不应拒绝她打枣,反而应当对她亲切一些,才能解除她的顾虑,要鼓励她来打枣充饥。

        五、六句采取先抑后扬的手法,先说不相信吴郎会拒绝她打枣,然后才说你吴郎插上篱笆,即使无意,也显得太过于认真了。名为批评妇人多心,实际上是指责吴郎太不大方了。

        最后两句,再次强调西邻的妇人贫困,说因为租税的追索和盘剥,她已贫困到了极点。写到这里的时候,诗人忽然想到了处于战乱之中的全国人民,像贫妇人那样的人怎么活下去呢?他不禁涌出了眼泪。

        吴郎读了杜甫写给他的诗以后,深深地被杜甫的精神所感动,也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内疚,立刻拔掉了防止西邻打枣的篱笆。

        时时想着人民,处处想着国家,这就是我国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杜甫的一生,经历了唐王朝由盛转衰的时期,虽然一生郁郁不得志,没能实现他“焉得铸甲作农器”,“男谷女丝行复歌”的理想。但是,无论在什么情况下,国家和人民在他心中一直占据着首位。

        面对当时贫富悬殊的差异,他勇敢而沉痛地高呼:“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面对被秋风吹破的茅屋,在秋雨萧萧,无处栖身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天下寒士……”直到临终,还念念不忘战乱中流离失所的人民,痛苦地长叹:“战血流依旧,军声动至今。”

        他用他的心和他的笔,为国家忧虑了一生,为人民歌哭了一生,为我们留下了一千四百余首充满真情的诗篇,被后人誉之为“诗史”。

        诗人本人不但获得了我国人民的热爱,被尊为“诗圣”,而且也受到了各国人民的尊敬。当他诞生一千二百五十周年的时候,这位伟大的爱国者,曾受到了全世界人民的纪念。

《又呈吴郎》杜甫唐诗注释翻译赏析

        杜甫《又呈吴郎》古诗注释与赏析

        堂前扑枣任西邻①,无食无儿一妇人。

        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②!

        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③!

        已诉征求贫到骨④,正思戎马泪盈巾⑤。

       

        注释①堂,指瀼西草堂。扑枣,打枣。任,放任,听任。②宁有,怎有,哪会有。此,指扑枣。缘,因为。恐惧,指老妇害怕被人看见。转,改变态度。亲,待人和蔼。上句是代老妇设想,为其开脱;下句是杜甫一向对待老妇的态度,也希望吴郎这样做。③防,防备。远客,指吴郎。多事,多心,过虑。篱,篱笆。却甚真,却真像是拒绝老妇打枣一样。上句主语是老妇,下句主语是吴郎。这两句说得极其委婉,是希望吴郎能体谅老妇的苦处。④这句是说老妇人诉说过自己不堪赋税压榨的穷苦遭遇。征求,诛求,横征暴敛。贫到骨,犹一贫如洗,一无所有。⑤这句是说自己想到战事不停,不禁悲哀流泪。戎马,指战争。尾联是全诗主旨之所在,写造成西邻扑枣妇人贫困之原因,同时也隐含着诗人对贫民的同情,对战争的痛恨。

        评析

        大历二年(767)秋作于夔州。杜甫的一位亲戚吴郎从忠州搬来夔州,他就把原住的瀼西草堂让给吴郎住。西邻是一位无食无儿的寡妇,杜甫住时,任凭这位贫妇扑食堂前之枣。而吴郎搬来后,却插篱防人扑枣。杜甫即写诗委婉劝说吴郎不要这样做。因前有《简吴郎司法》诗,故此题曰“又呈”。末联正揭示出征敛和战乱是造成民贫的原因。此诗语言浅显朴实,并且运用散文中常用的虚字来作转接。如“不为”、“只缘”、“已诉”、“正思”,以及“即”、“便”、“虽”、“却”等,因而能化呆板为活泼,既有律诗的形式美、音乐美,又有散文的灵动美,抑扬顿挫,耐人寻味。

《又呈吴郎》赏析

        作品原文

        又呈吴郎——杜甫

        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

        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即防远客虽多事,使插疏篱却甚真。

        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

        词句注释

        ⑴呈:呈送,尊敬的说法。这是用诗写的一封信,作者以前已写过一首《简吴郎司法》,这是又一首,所以说“又呈”。吴郎:系杜甫吴姓亲戚。杜甫将草堂让给他住。这位亲戚住下后,即有筑“篱”,护“枣”之举。杜甫为此写诗劝阻。

        ⑵妇人:成年女子的通称,多指已婚者。《易·恒》:“妇人吉,夫子凶。”

        ⑶扑枣:击落枣子。汉王吉妇以扑东家枣实被遣。扑:打。任:放任,不拘束。西邻:就是下句说的“妇人”。

        ⑷不为:要不是因为。困穷:艰难窘迫。《易·系辞下》:“困穷而通。”宁有此:怎么会这样(做这样的事情)呢?宁:岂,怎么,难道。此:代词,代贫妇人打枣这件事。

        ⑸只缘:正因为。恐惧:害怕。转须亲:反而更应该对她表示亲善。亲:亲善。

        ⑹即:就。防远客:指贫妇人对新来的主人存有戒心。防:提防,心存戒备。一作“知”。远客:指吴郎。多事:多心,不必要的担心。

        ⑺使:一作“便”。插疏篱:是说吴郎修了一些稀疏的篱笆。甚:太。

        ⑻征求:指赋税征敛。《谷梁传·桓公十五年》:“古者诸侯时献于天子,以其国之所有,故有辞让而无徵求。”贫到骨:贫穷到骨(一贫如洗)。

        ⑼戎(róng)马:兵马,指战争。杜甫《登岳阳楼》诗:“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盈:满。

        白话译文

        来堂前打枣我从不阻拦任随西邻,因为她是一个五食无儿的老妇人。

        若不是由于穷困怎会做这样的事?正因她心存恐惧反更该与她相亲。

        见你来就防着你虽然是多此一举,但你一来就插上篱笆却甚像是真。

        她说官府征租逼税已经一贫如洗,想起时局兵荒马乱不禁涕泪满巾。

        作品鉴赏

        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从诗人自己过去怎样对待邻妇扑枣说起。“扑枣”就是打枣。这里不用那个猛烈的上声字“打”,而用这个短促的、沉着的入声字“扑”,是为了取得声调和情调的一致。“任”就是放任。之所以要放任,第二句说:“无食无儿一妇人。”原来这位西邻竟是一个没有吃的、没有儿女的老寡妇。诗人等于是在对吴郎说:“对于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穷苦妇人,我们能不让她打点枣儿吗?”

        三四两句紧接一二句:“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困穷”,承上第二句;“此”,指扑枣一事。这里说明杜甫十分同情体谅穷苦人的处境。陕西民歌中唱道:“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说的正是杜甫。以上四句,一气贯串,是杜甫自叙以前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启发吴郎。

        五六两句才落到吴郎身上。“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这两句上下一气,相互关联,相互依赖,相互补充,要联系起来看。“防”的主语是寡妇。下句“插”字的主语是吴郎。这两句诗言外之意是:这不能怪她多心,倒是吴郎有点太不体贴人。她本来就是提心吊胆的,吴郎不特别表示亲善,也就够了,却不该还要插上篱笆。这两句诗,措词十分委婉含蓄。这是因为怕话说得太直、太生硬,教训意味太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反而不容易接受劝告。

        最后两句“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是全诗结穴,也是全诗的顶点。表面上是对偶句,其实并非平列的句子,因为上下句之间由近及远,由小到大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上句,杜甫借寡妇的诉苦,指出了寡妇的、同时也是当时广大人民困穷的社会根源。这就是官吏们的剥削,也就是诗中所谓“征求”,使她穷到了极点。这也就为寡妇扑枣行为作了进一步的解脱。下句说得更远、更大、更深刻,指出了使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又一社会根源。这就是“安史之乱”以来持续了十多年的战乱,即所谓“戎马”。由一个穷苦的寡妇,由一件扑枣的小事,杜甫竟联想到整个国家大局,以至于流泪。这一方面固然是他那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也是点醒、开导吴郎的应有的文章。让他知道:“在这兵荒马乱的情况下,苦难的人还有的是,决不止寡妇一个;战乱的局面不改变,就连我们自己的生活也不见得有保障,我们现在不正是因为战乱而同在远方作客,而你不是还住着我的草堂吗?”最后一句诗,好像扯得太远,好像和劝阻吴郎插篱笆的主题无关,其实是大有关系,大有作用的。希望他由此能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想得开一点,他自然就不会在几颗枣子上斤斤计较了。读者正是要从这种地方看出诗人的“苦用心”和他对待人民的态度。

        这首诗的人民性是强烈而鲜明的,在通常用来歌功颂德以“高华典雅”为特征的七言律诗中,尤其值得重视。诗的艺术表现方面也很有特点。首先是现身说法,用诗人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启发对方,用颠扑不破的道理来点醒对方,最后还用诗人自己的眼泪来感动对方,尽可能地避免抽象的说教,措词委婉,入情入理。其次是,运用散文中常用的虚字来作转接。像“不为”、“只缘”、“已诉”、“正思”,以及“即”、“便”、“虽”、“却”等,因而能化呆板为活泼,既有律诗的形式美、音乐美,又有散文的灵活性,抑扬顿挫,耐人寻味。

        清人卢德水说:“杜诗温柔敦厚,其慈祥恺悌之衷,往往溢于言表。如此章,极煦育邻妇,又出脱邻妇;欲开导吴郎,又回护吴郎。八句中,百种千层,莫非仁音,所谓仁义之人其音蔼如也”(《读杜私言》)。全诗正是在这种委婉曲折的夹叙夹议中来展现诗人的心理和品质的。诗作表达了杜甫对穷困人民的深切同情。

又呈吴郎原文及翻译

       又呈吴郎  杜甫

        堂前扑枣任西邻,

        无食无儿一妇人。

        不为困穷宁有此?

        只缘恐惧转须亲。

        即防远客虽多事,

        便插疏篱却甚真。

        已诉征求贫到骨,

        正思戎马泪盈巾。

        杜甫诗鉴赏

        大历二年(767),即杜甫流离到四川夔府的第二年。他住在瀼西的一所草堂里。草堂前有几棵枣树,西邻的一个寡妇常来打枣,杜甫从不干涉。后来,杜甫将草堂转给一位姓吴的亲戚(即诗中吴郎),自己搬到离草堂十几里路远的东屯去。不料吴姓亲戚一来就在草堂插上篱笆,不允许别人打枣。寡妇向杜甫诉苦,杜甫于是写此诗去劝告吴郎。此前杜甫写过一首《简吴郎司法》,因此这一首题作《又呈吴郎》。吴郎的年辈要比杜甫小,杜甫不说“又简吴郎”,而有意地用了“呈”这个似乎与对方身分不大相称的敬词,以让吴郎易于接受。

        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从自己过去如何对待邻妇扑枣说起。“扑枣”就是打枣。这里不用音调强烈的上声字“打”,而用短促的、沉着的入声字“扑”,是为了取得声调与情调的一致。“任”就是放任。为什么要放任呢?第二句说,“无食无儿一妇人。”因为这位西邻是一个没有吃的、没有儿女的老寡妇。

        三四两句紧接一二句:“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困穷”,承上第二句;“此”,指扑枣一事。意思是如果不是因为穷得万般无奈,她又哪里会去打别人家的枣子呢?正由于她扑枣时总是怀着一种恐惧的心情,所以我们不但不应该干涉,反而应当表示些亲善,使她安心扑枣。这里说明杜甫十分同情体谅穷苦人的处境。难怪陕西民歌云:“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以上四句,一气贯串,是杜甫自叙从前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启发吴郎。

        五六两句才落到吴郎身上。“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这两句上下一气,相互关联,相互依赖,相互补充,要联系起来看。这两句诗是说,那寡妇一见你插篱笆就怕你不让她打枣,虽未免多心,但是,你一搬进草堂就忙着插篱笆,倒真让人以为你要禁止她打枣呢!这两句诗,措词十分委婉含蓄。这是因为怕话说得太直、太生硬,教训意味太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反而不肯接受劝告。

        最后两句“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是全诗中心。上句,杜甫借寡妇的诉苦,指出了寡妇的、同时也是当时广大人民困穷的社会根源。这就是官吏们的剥削,也就是诗中所谓“征求”。下句说得更远、更大、更深刻,指出了使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又一社会根源。这就是安史之乱以来持续了十多年的战乱,即所谓“戎马”。由一个穷苦的寡妇,从一件打枣的小事,杜甫竟联想到整个国家,以致于落泪。这一方面固然是他那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也是开导吴郎,告诉他在这兵荒马乱的情况下,苦难的人还有的是,希望他由此能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想得开一点,他自然就不会在几颗枣子上斤斤计较了。

        这首诗的人民性是强烈而鲜明的,在通常用来歌功颂德以“高华典雅”为特征的七言律诗中,尤其鲜见诗的艺术表现方面也很有特点。首先是现身说法,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启发对方,最后还以自己的眼泪来感动对方,尽可能地避免抽象的说教,措词委婉,入情入理。其次是,运用散文中常用的虚字来作转接。

        如“不为”、“只缘”、“已诉”、“正思”,以及“即”、“便”、“虽”、“却”等,因而能化呆板为活泼,既有律诗的形式美、节奏感,又有散文的灵活性,抑扬顿挫,耐人寻味。

        zhl201702

杜甫:又呈吴郎

       又呈吴郎原文及翻译如下:

       来堂前打枣我从不阻拦任随西邻,因为她是一个无食无儿的老妇人。若不是由于穷困怎会做这样的事?正因她心存恐惧反更该与她相亲。

       见你来就防着你虽然是多此一举,但你一来就插上篱笆却甚像是真。她说官府征租逼税已经一贫如洗,想起时局兵荒马乱不禁涕泪满巾。

       赏析:这首诗的人民性是强烈而鲜明的,在通常用来歌功颂德以“高华典雅”为特征的七言律诗中,尤其值得重视。诗的艺术表现方面也很有特点。

       现身说法,用诗人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启发对方,用颠扑不破的道理来点醒对方,最后还用诗人自己的眼泪来感动对方,尽可能地避免抽象的说教,措词委婉,入情入理。

       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从诗人自己过去怎样对待邻妇扑枣说起。扑枣就是打枣。这里不用那个猛烈的上声字打,而用这个短促的、沉着的入声字扑,是为了取得声调和情调的一致。任就是放任。之所以要放任,第二句说:无食无儿一妇人。

       原来这位西邻竟是一个没有吃的、没有儿女的老寡妇。诗人等于是在对吴郎说:对于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穷苦妇人,我们能不让她打点枣儿吗?

       三四两句紧接一二句: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困穷,承上第二句;此,指扑枣一事。意思是:如果不是因为穷得万般无奈,她又哪里会去打别人家的枣子呢?

       正由于她扑枣时总是怀着一种恐惧的心情,所以我们不但不应该干涉,反而还要表示些亲善,使她安心扑枣。这里说明杜甫十分同情体谅穷苦人的处境。陕西民歌中唱道: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说的正是杜甫。以上四句,一气贯串,是杜甫自叙以前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启发吴郎。

        《又呈吴郎

作者 :杜甫

原文

        堂前扑枣任西邻,无食无儿一妇人。

         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

         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

         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

注释

        1、呈:呈送,尊敬的说法。这是用写的一封信,作者以前已写过一首《简吴郎司法》,这是又一首,所以说“又呈”。作者用了小辈给老辈的“呈”让吴郎更易接收。

         2、吴郎:作者的一个亲戚,辈分比作者小,郎则是对人的爱称。

         3、扑:打。

         4、任:放任,不拘束。

         5、西邻:就是下句说的“妇人”。

         6、不为:要不是因为。

         7、宁有此:怎么会这样做这样的事情、呢?宁:岂,怎么。此:代词,代贫妇人打枣这件事。

         8、只缘:正因为。

         10、恐惧:害怕。

         11、转须亲:反而更应该对她表示亲善。亲:亲善。

         12、即:就。

         13、防远客:指贫妇人对新来的主人存有戒心。

         14、多事:多心,不必要的担心。

         15、便:就。

         16、插疏篱:是说吴郎修了一些稀疏的篱笆。

         17、甚:太。

         18、征求:指赋税征敛。

         19、贫到骨:贫穷到骨一贫如洗。

         20、戎róng、马:兵马,指战争。

翻译

        草堂前的枣树任由西邻打枣,

         她是没有饭吃没有儿子的一位妇人。

         不是因为穷困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

         只因为不让她变恐惧所以需要转变你的态度,变得可亲。

         那妇人防着你虽然是多心,

         但你在枣树周围插上稀疏的篱笆就显得太较真了。

         贫妇人已经诉说过了因为赋税的征求而一贫如洗,

         我不由想到现在战乱带给百姓的灾难而眼泪打湿了衣巾。

赏析

        诗的第一句开门见山,从诗人自己过去怎样对待邻妇扑枣说起。“扑枣”就是打枣。这里不用那个猛烈的上声字“打”,而用这个短促的、沉着的入声字“扑”,是为了取得声调和情调的一致。“任”就是放任。之所以要放任,第二句说:“无食无儿一妇人。”原来这位西邻竟是一个没有吃的、没有儿女的老寡妇。诗人等于是在对吴郎说:“对于这样一个无依无靠的穷苦妇人,我们能不让她打点枣儿吗?”

        三四两句紧接一二句:“不为困穷宁有此?只缘恐惧转须亲。”“困穷”,承上第二句;“此”,指扑枣一事。意思是:“如果不是因为穷得万般无奈,她又哪里会去打别人家的枣子呢?正由于她扑枣时总是怀着一种恐惧的心情,所以我们不但不应该干涉,反而还要表示些亲善,使她安心扑枣。”这里说明杜甫十分同情体谅穷苦人的处境。陕西民歌中唱道:“唐朝诗圣有杜甫,能知百姓苦中苦。”说的正是杜甫。以上四句,一气贯串,是杜甫自叙以前的事情,目的是为了启发吴郎。

        五六两句才落到吴郎身上。“即防远客虽多事,便插疏篱却甚真。”这两句上下一气,相互关联,相互依赖,相互补充,要联系起来看。“防”是提防,心存戒备,其主语是寡妇。“远客”,指吴郎。“多事”,就是多心,或者说过虑。下句“插”字的主语是吴郎。这两句诗是说:“那寡妇一见你插篱笆就防你不让她打枣,虽未免多心,未免神经过敏;但是,你一搬进草堂就忙着插篱笆,却也很像真的要禁止她打枣呢!”言外之意是:这不能怪她多心,倒是吴郎有点太不体贴人。她本来就是提心吊胆的,吴郎不特别表示亲善,也就够了,却不该还要插上篱笆。这两句诗,措词十分委婉含蓄。这是因为怕话说得太直、太生硬,教训意味太重,会引起对方的反感,反而不容易接受劝告。

        最后两句“已诉征求贫到骨,正思戎马泪盈巾”,是全诗结穴,也是全诗的顶点。表面上是对偶句,其实并非平列的句子,因为上下句之间由近及远,由小到大是一个发展的过程。上句,杜甫借寡妇的诉苦,指出了寡妇的、同时也是当时广大人民困穷的社会根源。这就是官吏们的剥削,也就是诗中所谓“征求”,使她穷到了极点。这也就为寡妇扑枣行为作了进一步的解脱。下句说得更远、更大、更深刻,指出了使人民陷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又一社会根源。这就是“安史之乱”以来持续了十多年的战乱,即所谓“戎马”。由一个穷苦的寡妇,由一件扑枣的小事,杜甫竟联想到整个国家大局,以至于流泪。这一方面固然是他那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的思想感情的自然流露;另一方面,也是点醒、开导吴郎的应有的文章。让他知道:“在这兵荒马乱的情况下,苦难的人还有的是,决不止寡妇一个;战乱的局面不改变,就连我们自己的生活也不见得有保障,我们现在不正是因为战乱而同在远方作客,而你不是还住着我的草堂吗?”最后一句诗,好像扯得太远,好像和劝阻吴郎插篱笆的主题无关,其实是大有关系,大有作用的。希望他由此能站得高一点,看得远一点,想得开一点,他自然就不会在几颗枣子上斤斤计较了。读者正是要从这种地方看出诗人的“苦用心”和他对待人民的态度。

        这首诗的人民性是强烈而鲜明的,在通常用来歌功颂德以“高华典雅”为特征的七言律诗中,尤其值得重视。诗的艺术表现方面也很有特点。(m.taiks.com)首先是现身说法,用诗人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启发对方,用颠扑不破的道理来点醒对方,最后还用诗人自己的眼泪来感动对方,尽可能地避免抽象的说教,措词委婉,入情入理。其次是,运用散文中常用的虚字来作转接。像“不为”、“只缘”、“已诉”、“正思”,以及“即”、“便”、“虽”、“却”等,因而能化呆板为活泼,既有律诗的形式美、音乐美,又有散文的灵活性,抑扬顿挫,耐人寻味。

        清人卢德水说:“杜诗温柔敦厚,其慈祥恺悌之衷,往往溢于言表。如此章,极煦育邻妇,又出脱邻妇;欲开导吴郎,又回护吴郎。八句中,百种千层,莫非仁音,所谓仁义之人其音蔼如也”(《读杜私言》)。全诗正是在这种委婉曲折的夹叙夹议中来展现诗人的心理和品质的。诗作表达了杜甫对穷困人民的深切同情。

       好了,今天关于“又呈吴郎杜甫翻译”的话题就讲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对“又呈吴郎杜甫翻译”有更深入的认识,并且从我的回答中得到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