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首页 > 诗词名句 诗词名句

关山月陆游朗诵_关山月陆游朗诵视频

zmhk 2024-06-02 人已围观

简介关山月陆游朗诵_关山月陆游朗诵视频       大家好,今天我将为大家详细介绍关山月陆游朗诵的问题。为了更好地呈现这个问题,我将相关资料进行了整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关山月陆游朗诵_关山月陆游朗诵视频

       大家好,今天我将为大家详细介绍关山月陆游朗诵的问题。为了更好地呈现这个问题,我将相关资料进行了整理,现在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1.关山月 陆游 中的第二行第8个字念什么

2.陆游的 关山月 翻译

3.陆游的关山月的译文

4.关山月意思

5.陆游 关山月诗中的名句

关山月陆游朗诵_关山月陆游朗诵视频

关山月 陆游 中的第二行第8个字念什么

       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厩(jiu,四声)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

       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

       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陆游的 关山月 翻译

       《关山月》 陆游

       [注释]

       1.陆游:字务观,号放翁,南宋伟大的爱国主义诗人。

       2.和戎:原意是与少数民族和睦相处,实指宋朝向金人屈膝求安。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下诏与金人第二次议和,至作者作此诗时,历时为十五年。

       3.边:边防,边镜。

       4.朱门:红漆大门,借指豪门贵族。沉沉:形容门房庭院深邃。按:击节拍。

       5.厩(jiù):马棚。

       6.戍楼:边界上用以守望的岗楼。刁斗:军用铜锅,可以做饭,也可用来打更。

       7.笛里:指以笛吹奏的曲调声。

       8.沙头:沙场。

       9.干戈:古代兵器,引申为战争。

       10.逆胡:对金人的蔑称。

       11.遗民:指沦陷区的人民。忍死,不死等待。

       12.几处:不止一处,各处。

       [评析]

       当淳熙二年(1175),陆游几经调动再回到成都时,范成大也以四川制置使的身份来到这里,旧友异地相逢,十分亲热,常在一起饮酒酬唱。陆游原本豪放不羁,这时因抗金的抱负与个人的事业都受到挫折,更是借酒浇愁,放浪形骸。因他“不拘礼法”,被一些人讥为“颓放”(《宋史》本传),并于淳熙三年被罢去知嘉州的官职。陆游索性自号“放翁”,表示对抗和蔑视的态度。但尽管他外表上旷达颓放,饮酒寻乐,内心却常常充满了忧患、愤慨和悲哀,我们从他这一年所作的《关山月》可以看到。

       [作者介绍]

       陆游:(1125-1210)南宋诗人。字务观,号放翁,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他始终坚持抗金,在仕途上不断受到当权派的排斥打击。中年入蜀抗金,军事生活丰富了他的文学内容,作品吐露出万丈光芒,成为杰出诗人。词作量不如诗篇巨大,但和诗同样贯穿了爱国主义精神,“气吞残虏”。

陆游的关山月的译文

       陆游《关山月》

       关山月

       和戎诏下十五年①,将军不战空临边②。朱门沉沉按歌舞③,厩马肥死弓断弦④。

       戍楼刁斗催落月⑤,三十从军今白发。笛里谁知壮士心⑥,沙头空照征人骨⑦。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⑧!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令宵垂泪痕⑨!

       注释

       ①和戎诏:指宋王室与金人讲和的命令。戎,指金人。 ②空:徒然,白白地。边:边境,边塞。 ③朱门:指富豪之家。杜甫《自京赴奉先咏怀》:“朱门酒肉臭。”沉沉:深沉。按歌舞:依照乐曲的节奏歌舞。 ④厩(jiù):马棚。 ⑤戍楼:边境上的岗楼。刁斗:军中打更用的铜器。 ⑥笛里:指笛中吹出的曲调。《关山月》本是笛曲。唐代诗人王昌龄《从军行》:“更吹羌笛《关山月》,无那(奈)金闺万里愁。” ⑦沙头:沙原上,沙场上。征人:出征在外的人。 ⑧干戈:代指战争。亦:也。闻:听说。岂有:哪有。逆胡:对北方少数民族之蔑称。这两句是说,历史上少数民族也曾入侵过中原,但哪有让他们长期盘踞,以至于传宗接代的? ⑨遗民:指金占领区的原宋朝百姓。望恢复:盼望宋朝军队收复故土。这两句可参读陆游《秋夜将晓出篱门迎凉有感》:“遗民泪尽胡尘里,南望王师又一年。”

关山月意思

       译文:与金人议和的诏书已经下了十五年,可笑将军们不战徒然地驻守在边疆。豪门府第终日沉溺于宴乐歌舞,棚里的战马肥胖老死,军库中闲置的弓箭也已腐朽断折了。守望岗楼上报更的刁斗催促着月亮下山,三十岁从军现已是白发丛生。

       谁又能理解羌笛声中传出的战士心声呢?落月的余光把战场上征人的尸骨照映。中原大地古来战争不断地发生,而今只能让金人在此传子生孙?遗民忍死偷生盼望着失地收复,今夜不知有多少人流泪望月轮!

       原文:

       《关山月》

       宋代:陆游

       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扩展资料:

       《关山月》诗不仅有着深刻的思想,而且有充沛的感情,丰满的形象,生动的描写。具体说来,概括性强,抒情性强,语言精练自然,圆转流畅,是这首诗的特点。同时也可以说是陆游在艺术上的共同特点。这首《关山月》诗的风格是沉郁、苍茫、悲凉、激越的。

       陆游创造性运用了《关山月》这种古乐府的旧题, “关山月”原来以边塞为题材,抒发从军战士怀人思乡的内心感情。而陆游从和戎下诏的统治集团写到边塞戍楼的战士又写到中原忍死的遗民,诗的内容丰富了,境界扩展了,思想意义也更深刻了。

       它的风格也不再是一味的低回哀怨而是沉郁苍茫、悲凉激越的了。陆游还相当巧妙地紧扣着关、山、月三个字,去组织材料表现主题,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很强的抒情性。关山原是代表边塞的地理特征,防守时总是在山势险峻之处设置关塞。

       而陆游却突破这一限制,把关山扩大开去,从关山以内写到关山以外。关山以内是后方,那里朱门之内的尽兴的浅斟低唱,无休止地轻歌漫舞。关山本身是前方战士的戍楼,那里有楼内生者的苍苍白发,楼外死者的累累白骨。

       关山以外,是沦陷区,那里有残暴敌人的干戈屠杀,无辜百姓的血泪酸辛。诗人由近及远,把几方面不同的事物排列在一起,深刻而生动地表现了诗人爱憎的感情、是非观念,形象而具体地揭示出爱国和卖国两条政治路线的尖锐对立,具有高度的概括性和浓郁的抒情性。

       同时诗人还紧扣“月”字,利用月亮的连续变化,周而复始,来表示时间的推移、季节的转换,这是从纵的方面贯穿和戎诏下十五年的历史。而且月在我们民族的传统中象征着美好的团圆,因此守边的战士见了它抒发怀乡之情;亡国的遗民见了它,牵动故国之思。

       可是在南宋统治集团看来,这正是烹歌煮酒的良辰美景。同是明月,在不同的政治立场、不同生活处境人们的心目当中,感受不同,反映不同;同是明月照射着朱门的歌舞,照射着前方战士的白发、尸骨,照射着沦陷区遗民的泪痕,而且在十五年来就这么一直照射着。

       歌舞沉迷,白发益多,尸骨未收,泪痕依旧。借着月光的照射,诗人从历史到现实,把长期和戎不战的政治局面,作了鲜明真切的艺术概括,沉痛悲愤之情充溢于字里行间。

       诗的语言也晓畅平易,精练自然,没有剑拔弩张惊人的句子,但在客观事实的描述中,却更显出一种摧人泪下、惊心动魄的力量。由此可见,说《关山月》思想性、艺术性达到了高度完美的结合,能代表陆游诗歌的思想艺术特点,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陆游 关山月诗中的名句

       关山月

       陆游

       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

       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

       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当淳熙二年(1175年)陆游几经调动再回到成都时,范成大也以四川制置使的身份来到这里,旧友异地相逢,十分亲热,常在一起饮酒酬唱。陆游原本豪放不羁,这时因抗金的抱负与个人的事业都受到挫折,更是借酒浇愁,放浪形骸。因他“不拘礼法”,被一些人讥为“颓放”(《宋史》本传),并于淳熙三年被罢去知嘉州的官职。陆游索性自号“放翁”,表示对抗和蔑视的态度。但尽管他外表上旷达颓放,饮酒寻乐,内心却常常充满了忧患、愤慨和悲哀,我们从他这一年所作的《关山月》可以看到。

       作者:李白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

       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

       戍客望边邑,思归多苦颜。

       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

       译文:

       巍巍天山,苍茫云海,一轮明月倾泻银光一片。浩荡长风,掠过几万里关山,来到戍边将士驻守的边关。汉高祖出兵白登山征战匈奴,吐蕃觊觎青海大片河山。这些历代征战之地,很少看见有人庆幸生还。戍边兵士仰望边城,思归家乡愁眉苦颜。当此皓月之夜,高楼上望月怀夫的妻子,同样也在频频哀叹,远方的亲人呵,你几时能卸装洗尘归来。

       注释:

       关山月:乐府《横吹曲》调名。白登:今山西大同市东有白登山。汉高祖刘邦曾亲率大军与匈奴交战,被围困七日。

       ①关山月:古乐府诗题,多抒离别哀伤之情。

       ②天山:指祁连山,位于今青海、甘肃两省交界。

       ③玉门关:在今甘肃敦煌西,古代通向西域的交通要道。

       ④白登:白登山,在今大同东北。匈奴曾围困刘邦于此。胡:此指吐蕃。窥:有所企图。

       ⑤戍客:指戍边的兵士。

       ⑥高楼:古诗中多以高楼指闺阁,这里指戍边兵士的妻子。

       写作背景:

       唐朝国力强盛,但边尘未曾肃清过。李白此诗,就是叹息征战之士的苦辛和后方思妇的愁苦。

       作者简介:

       李白(701~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东),关于李白出生地,众说纷纭,大致有两种说法。其一,李白出生于中亚西域的碎叶城(在今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以东的托克马克市附近),李白约五岁时,其家迁居绵州昌隆(今四川江油)。其二,李白出生绵州昌隆县(今四川江油县)的青莲乡。

       天宝初,入长安,贺知章一见,称为谪仙人,荐于唐玄宗,待诏翰林。后漫游江湖间,永王李璘聘为幕僚。璘起兵,事败,白坐流放夜郎(在今贵州省)。中途遇赦,至当涂依李阳冰,未几卒。是唐代著名诗人,有《李太白集》。李白所作词,宋人已有传说(如文莹《湘山野录》卷上)。证以崔令钦《教坊记》及今所传敦煌卷子,唐开元年间已有词调。然今传篇章是否果出于太白,甚难断定。

       作品鉴赏:

       这首诗描绘了边塞的风光,戍卒的遭遇,更深一层转入戍卒与思妇两地相思的痛苦。开头的描绘都是为后面作渲染和铺垫,而侧重写望月引起的情思。

       “关山月”是乐府旧题。《乐府古题要解》:“‘关山月’,伤离别也。”李白的这首诗,在内容上继承了古乐府,但又有极大的提高。

       开头四句,可以说是一幅包含着关、山、月三种因素在内的辽阔的边塞图景。我们在一般文学作品里,常常看到“月出东海”或“月出东山”一类描写,而天山在我国西部,似乎应该是月落的地方,何以说“明月出天山”呢?原来这是就征人角度说的。征人戍守在天山之西,回首东望,所看到的是明月从天山升起的景象。天山虽然不靠海,但横亘在山上的云海则是有的。诗人把似乎是在人们印象中只有大海上空才更常见的云月苍茫的景象,与雄浑磅礴的天山组合到一起,显得新鲜而壮观。这样的境界,在一般才力薄弱的诗人面前,也许难乎为继,但李白有的是笔力。接下去“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范围比前两句更为广阔。宋代的杨齐贤,好象唯恐“几万里”出问题,说是:“天山至玉门关不为太远,而曰几万里者,以月如出于天山耳,非以天山为度也。”用想象中的明月与玉门关的距离来解释“几万里”,看起来似乎稳妥了,但李白是讲“长风”之长,并未说到明月与地球的距离。其实,这两句仍然是从征戍者角度而言的,士卒们身在西北边疆,月光下伫立遥望故园时,但觉长风浩浩,似掠过几万里中原国土,横度玉门关而来。如果联系李白《子夜吴歌》中“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来进行理解,诗的意蕴就更清楚了。这样,连同上面的描写,便以长风、明月、天山、玉门关为特征,构成一幅万里边塞图。这里表面上似乎只是写了自然景象,但只要设身处地体会这是征人东望所见,那种怀念乡土的情绪就很容易感觉到了。

       “汉下白登道,胡窥青海湾。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这是在前四句广阔的边塞自然图景上,迭印出征战的景象。下,指出兵。汉高祖刘邦领兵征匈奴,曾被匈奴在白登山(今山西大同市西)围困了七天。而青海湾一带,则是唐军与吐蕃连年征战之地。这种历代无休止的战争,使得从来出征的战士,几乎见不到有人生还故乡。这四句在结构上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描写的对象由边塞过渡到战争,由战争过渡到征戍者。

       “戍客望边色,思归多苦颜。高楼当此夜,叹息未应闲。”战士们望着边地的景象,思念家乡,脸上多现出愁苦的颜色,他们推想自家高楼上的妻子,在此苍茫月夜,叹息之声当是不会停止的。“望边色”三个字在李白笔下似乎只是漫不经心地写出,但却把以上那幅万里边塞图和征战的景象,跟“戍客”紧紧连系起来了。所见的景象如此,所思亦自是广阔而渺远。战士们想象中的高楼思妇的情思和他们的叹息,在那样一个广阔背景的衬托下,也就显得格外深沉了。

       诗人放眼于古来边塞上的漫无休止的民族冲突,揭示了战争所造成的巨大牺牲和给无数征人及其家属所带来的痛苦,但对战争并没有作单纯的谴责或歌颂,诗人象是沉思着一代代人为它所支付的沉重的代价!在这样的矛盾面前,诗人,征人,乃至读者,很容易激起一种渴望。这种渴望,诗中没有直接说出,但类似“乃知兵者是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战城南》)的想法,是读者在读这篇作品时很容易产生的。

       离人思妇之情,在一般诗人笔下,往往写得纤弱和过于愁苦,与之相应,境界也往往狭窄。但李白却用“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的万里边塞图景来引发这种感情。这只有胸襟如李白这样浩渺的人,才会如此下笔。明代胡应麟评论说:“浑雄之中,多少闲雅。”如果把“闲雅”理解为不局促于一时一事,是带着一种更为广远、沉静的思索,那么,他的评语是很恰当的。用广阔的空间和时间做背景,并在这样的思索中,把眼前的思乡离别之情融合进去,从而展开更深远的意境,这是其他一些诗人所难以企及的

       作品评析:

       这首诗在内容上仍继承古乐府,但诗人笔力浑宏,又有很大的提高。

       诗的开头四句,主要写关、山、月三种因素在内的辽阔的边塞图景,从而表现出征人怀乡的情绪;中间四句,具体写到战争的景象,战场悲惨残酷;后四句写征人望边地而思念家乡,进而推想妻子月夜高楼叹息不止。这末了四句与诗人《春思》中的“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同一笔调。而“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又与王昌龄的“黄尘足今古,白骨乱蓬蒿”同步。

       诗中名句: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关山月》原诗:

       和戎诏下十五年,将军不战空临边。

       朱门沉沉按歌舞,厩马肥死弓断弦。

       戍楼刁斗催落月,三十从军今白发。

       笛里谁知壮士心?沙头空照征人骨。

       中原干戈古亦闻,岂有逆胡传子孙?

       遗民忍死望恢复,几处今宵垂泪痕。

       诗人简介:陆游(1125—1210),字务观,号放翁。汉族,越州山阴(今浙江绍兴)人,南宋著名诗人。少时受家庭爱国思想熏陶,高宗时应礼部试,为秦桧所黜。孝宗时赐进士出身。中年入蜀,投身军旅生活,官至宝章阁待制。晚年退居家乡。创作诗歌今存九千多首,内容极为丰富。著有《剑南诗稿》、《渭南文集》、《南唐书》、《老学庵笔记》等。

       今天关于“关山月陆游朗诵”的讲解就到这里了。希望大家能够更深入地了解这个主题,并从我的回答中找到需要的信息。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或需要进一步的信息,请随时告诉我。